测量学

与君初相识,犹如故人归



【封面和头像来源于@钱忆】

【其余简介请看置顶】

《知我罪我》(Miss Sherlock 夏洛克个人中心向)

看完第七集的有感而发,本来说好的没有文产出的,但想了一下,还是心疼侦探。就撸了一篇夏洛克中心向的文章。微含双叶兄妹亲情向。我不会说《神探夏洛克》里面我就站兄弟亲情向的。




本文唯一一句英文翻译为:“正义不死,只是凋零。”化用了麦克阿瑟将军的那句“老兵不死,只是凋零。”




标题取自《孟子.滕文公下》,形容别人对自己的毁誉。这里是指所有人对夏洛克杀人的看法。





注明:没人理解一个真正的天才的想法,他们永远孤独。剧里面没有对夏洛克设定为高功能反社会人格,所以我也遵循这一设定。请不要ky!




最后,我永远崇拜夏洛克.福尔摩斯!不接受反驳!




cp配对:夏洛克中心向




人物ooc,不喜勿骂,谢谢合作!





本文概不开放转载授权,包括站内转载,一有发现,立即举报!







——正文——




《知我罪我》

“正义到底是什么?”夏洛克在她还很小的时候第一次思考这个问题,那个时候她还不叫夏洛克,她叫Shelly,是一个很聪明、但跟自己那天才哥哥比起来还有些稍显愚钝的孩子。





至于为什么她会思考这个问题,原因大概是因为她实在是太孤独啦。孤独的每天只能看看动画片来打发时间——学习对她来说有些过于轻而易举。





当时最火的动画片就是《奥特曼》,而《奥特曼》里面的结局又总是千篇一律的英雄们打败了那些侵略地球的怪兽。她对这件事情感到万分的好奇。她的父母告诉她,这是因为正义总是会战胜邪恶,某种意义上这是人们所相信的世间不变的真理。





“可到底什么才是正义呢?”她皱紧了自己的眉头,艰难的思考着。“奥特曼就是正义?可那些怪兽大概不会这么觉得吧?”夏洛克觉得自己陷入了逻辑思维误区。她的兄长说,她有着一个哲学家的头脑。可这个问题对当时的她来说委实是过为复杂了——她想不明白。





“如果杀死一个人,能救一百个人的话,你会这样做吗?”当她把自己的问题拿去问她那几乎无所不知的兄长时,不仅没有得到解答,反而换回了另一个看似更像是计算题的问题。





“可杀人是不对的。”年幼的夏洛克只能这么回答她的兄长,她目前还做不到更好。





“可救人是好的。”当年还未人到中年开始变得发福的双叶健人可谓是清瘦,他坐在实木打造的书桌后,偏过头反驳了他幼妹的话语。





昏黄的台灯灯光照射,夏洛克看不清她哥哥说话时的神情,但却本能的感到了畏惧——对于生命消逝和未知的畏惧。





“那就杀了那个人。”她的身体在说出这句话时开始不由自主的颤抖,但声音却平静无样。





“有趣。”她的兄长点点头,对夏洛克这一下定了决心才说出的结论评价了近乎戏言的两个字。“告诉我你的逻辑,Shelly。”





“100大于1”夏洛克说出了她的判断。





“但如果,是让你亲手杀了那个人呢?”双叶健人微笑着继续问道。





夏洛克睁大了眼睛,发不出任何声音。她想象不出那个画面会是什么模样。





“别再执着于正义了,我的小妹妹,那不是任何人都可以去触碰的东西。谁也付出不了那代价。”她的兄长伸出了手,捂住她的眼睛,世界变得一片漆黑——兄长的手心透过自己薄薄的眼睑传来了温暖的热度。








****

夏洛克第二次思考“正义到底是什么”这个问题,是在她正式改名为夏洛克的时候。





那天下着小雨,她站在父母的墓碑面前,对身侧跟她一同来祭拜的兄长问道:“你说,正义到底是什么?”





“我以为你早就不执着于这个蠢问题了。”已经成年了许久的双叶健人点起了一根香烟,但很快就在蒙蒙的细雨里面熄灭了——即使他打着雨伞,但还是有雨丝固执地随风飘了过来。





“我只是想知道。父母他们……”夏洛克知道自己的情绪现在有些不稳定,但她根本冷静不下来。





“那跟正义毫无关系。别犯傻!”她的兄长打断了她的话,接着把香烟扔到草坪上——这在平时是要被罚款的,按住了她的肩膀厉声呵斥道。





“你知道他们是被牺牲的!否则为什么会莫名其妙的就死掉了!这不符合逻辑!”夏洛克大声冲自己的兄长喊道。“一切都是因为没人愿意杀了那个人,所以他们就是被牺牲的一百人里面的两个!”她几乎是在咆哮,积压在心里的情绪在一瞬间彻底的爆发了出来。“所有人都以为她不知道真相!”她怨恨的想。





“这不是牺牲,是代价!正义的代价!你怎么就知道他们不是被杀掉的那一个?”双叶健人掷地有声的说道,他打掉了自己妹妹手中的雨伞。“你就站在这里给我好好清醒清醒。没有根据的事情不要妄加揣测!你早过了看《奥特曼》的年纪了。”他在说完后大步转身离开,雨势逐渐变大。





夏洛克像是个石雕一样站在最后几乎演变成磅礴大雨的雨中,脸色苍白的像是个游魂,与被雨丝连接的天地融为了一体。





“我会杀了那个人,只要能救下更多人。”她喃喃自语般的说道,下一秒后就晕倒在了墓碑的前面。





“没人会感激你,因为你是个杀人犯。”她在意识消失前听到自己的兄长这样说道。





“我会救下他们的。”她想挣扎着偏头望向墓碑,却只陷入了一片冰冷的黑暗。





墓碑上镶嵌的照片是一对儿中年夫妇,他们脸上都带着笑容,夏洛克知道他们再也说不出一句话了。








****

夏洛克第三次思考这个问题时,是在她扣下扳机杀死守谷透的那一刹那。





杀人是什么感觉?





冰冷、黏腻、恶心、脊背发凉、身体颤抖、开始自我厌恶、从胃到心脏都像是被什么东西攥紧然后撕扯拉伸的感觉——她本以为会是这样。但其实不然,夏洛克只感到了一瞬间的平静和解脱。看来她确实学什么都快,包括杀人。





可就当她好似若无其事的走在回家的路上时,脑中却突然冒出了一个想法——“我杀了我的同类,为了其余所有毫无所觉的人们。”夏洛克开始产生了一种窒息的感觉。





她变得呼吸困难,由于喘不上气的缘故脸憋的通红,缺氧让她浑身无力几乎要跪倒在地。





“人类是唯一一种不是为了生存却会互相杀戮的动物。”她记起幼年时她的兄长带她外去打猎时对她说过的这句话。然后一只雪白的兔子就在她眼前变得猩红——晚餐的时候夏洛克什么也没吃。





“这是正义!3700万远大于1。”她尝试着颤抖的吸气,拼命地在心里辩驳道。





她很想给橘和都打个电话,没来由的想听听她的声音,她想找个人告诉自己,说她没有做错。侦探在那一瞬间几乎都要忘记自己杀的人是守谷透了。





可是就在她把电话拨打出去之前,眼前又一次出现了鲜血喷涌的画面,守谷透倒下了,像极了动画片里被奥特曼打倒的小怪兽或者是那只被做成了晚餐的兔子。





夏洛克蹲了下来,恶心的感觉从里到外的包围了她——就像小时候一样。她已经不在乎电话拨没拨通了,“和都,和都……和都!”她想要跟医生道歉,却什么也说不出口。





就在这一瞬间,几乎是无坚不摧的侦探碎裂了,她又一次变成了会被哥哥的话给吓到的小女孩,好像她在刚才的故事里扮演的不是那个代表正义的奥特曼,而是那个无家可归所以才来到地球的小怪兽,她几乎泣不成声。





“哥哥。”她小声的呢喃道。








****

“如果我能付出代价呢?”被兄长捂住双眼的年幼的夏洛克执着的问道。





“那你会很疼,很辛苦的。”双叶健人轻声说道。





“我不怕!”夏洛克把哥哥覆在自己眼前的手给拨开了,温暖消失,世界重新恢复了光明。





她的兄长对自家幼妹稚气的举动毫不在意,他从椅子上站起来,然后蹲下身,给了她一个拥抱,带着几分笑意的说道:“傻姑娘。”





“我才不傻!”小小的夏洛克嘟囔着抗议道,却没有拒绝那个拥抱——她不肯承认是因为温暖。





“我不知道正义是什么,也没人知道。但大约是个好东西。”她的兄长的神情还是那样晦暗不明却又带着几分纵容,语气却不再含着笑意而是近乎悲悯,夏洛克听得有些想要落泪,似乎已经看见了自己的未来。





她的哥哥继续保持着拥抱的姿态对她说道,“除此之外,我还知道在你追寻正义的路上,会失去很多东西。也许,所有人都会怪你;也许,所有人都会赞扬你。可这都不会是你想要的,因为没有人懂你付出了那么巨大的代价究竟到底是为了什么。这就是追求正义的永恒的悲哀。”








****

“Justice never die,it just fade away。”夏洛克颤抖着关掉了手机,完成了那个时隔多年的同她兄长的对话。





你说的对,我找到了我要走的路,可我失去了与我同行的人。

评论(8)

热度(9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