测量学

与君初相识,犹如故人归



【封面和头像都是法国女星伊莎贝尔.阿佳妮】

【其余简介请看置顶】

想写聊斋风格的文章。

里面有俊秀的书生和美艳的女妖,有大家闺秀的小姐和满口神神叨叨的道士。有少见的精怪和神话里面的天宫地府,还有人人都不屑一顾的世俗礼法。

山间的妖精幻化成美貌女子入了书生的梦,破败的庙宇,潮湿的雨意覆盖着皮肤,炉里温着浊酒,一夜的春意盎然。结局是贪足的女妖飘然离去,只剩下被吸干精气的书生死于非命。

没有爱情,只有欲望。

隐藏在俗世里面的凡尘。

写分手炮的灵感歌曲。

我爱马老五!

PS:求cp推荐……

别人觉得甜我觉得虐的梗

01【前世今生】


依我之见,所谓的前世今生不过是互相陌生的两个人因为可悲的命运又爱了一次而已。可无论如何,他们再也不是他们了。




02【分手炮】


明知道要离开,但还是想从对方的身上寻找欢愉。




03【长生不老】


没有任何东西存在的太过于长久是好的,即使青山不老,也会被推土机和愚公征服。





04【回心转意】


错误就是错误,即使弥补的再好那也有伤痕。





05【故意让一方吃醋】


一个是不自信,一个是不相信。相爱的人之间的试探起源于心里对对方的怀疑。






06【我养你】


emmm……反正就是觉得稍微有点不尊重人,但看语境吧。





07【双向暗恋】


我讨厌暗恋梗!看着心里难受……





08【再续前缘】


我不觉得前缘有什么好续的……分开肯定是有理由的,或是误会或是不可抗力。时间过去,再续前缘,也是挺没意思的。




09【先婚后恋】


新时代居然能发生这种不人道的事情……而主角们居然还能同意!!这难道还不够虐心嘛!







我觉得我根本不是什么甜饼男孩,我是刀片男孩……

十三姨真可爱啊!!!眼睛亮晶晶的!说话的样子让我想起了小10,而且她还自己手动做了个博士标配的、神一样的音速起子!简直不要太棒!

我真的很想知道博士当了那么多年的汉子一朝变成个妹子到底是种什么感觉23333

S11E01已经看完。冒险的旅程依旧有趣,坐等更新!我永远爱《DOCTOR  WHO》

不过我真是太期待未来的14是个什么样子了。尤其期待女装……

PS:我终于可以说博士是我老婆了!(并不……)

人间的好玩之处在于众生百态,冷漠与残酷才是永恒的主题,他们各自有各自的痛苦,虽不相同,但悲哀程度却没什么差别。

而让我感到痛苦的是,一个真正善良的人在内疚,与抱有好初衷却只能得到一个坏结果。

【沛良是什么做成的?】


漆黑的墨汁、雪白的锁骨、和所有偏执的欲望。


沛良是这些东西做成的。






【青萍是什么做成的?】


强烈的太阳光、骄傲的情感、和世界上最温暖的拥抱。



青萍是这些东西做成的。





【沛良和青萍的一生是求而不得、悔不当初、和血浓于水的强烈感情。】



PS:我喜欢骨科最重要的原因就是,无论如何,在这人间,不会有人比我同你更亲密了。



「我们血脉相连,就理应亲密无间,即使父母也不能更好的与我们相似,这取决于我们各自继承了他们其中的一部分,又奇妙的组成了截然不同的崭新个体。显然,你可能要比我要晚来这个世界上一些年。但没这什么关系,我要做的也只是替你提前领略一下这个世界罢了。但是你要明白,当你还在母亲的肚子里孕育的时侯我就已经知道,我是注定要与你共享未来这一切美好与痛苦的。甚至有时我开始觉得自己又重新长出了一条无形的脐带,一端是我,另一端连着的、与我分享所有情绪与营养的人就是你——我亲爱的、也最爱的妹妹。这个世界上有许多的人,她们形形色色,充满诱惑,可哥哥只会要你,也只想要你。现在,到我的身边来吧,因为当我对你说出这番话时,意味着我想拥抱你。」



自己脑补的现代paro,偏执的病娇哥哥和懵懂无知的少女妹妹……真TM带感……我又要控制不住自己了!!!

《酸甜》(《影》沛国兄妹骨科cp)

千好万好,没有骨科大法好!看完花絮更加坚定的站骨科!妹妹和哥哥真是太好了!


cp配对:沛良x青萍


人物ooc,私设如山,亲兄妹警告!


不喜勿骂,谢谢合作!





——正文——

沛国长公主青萍喜食酸梅,而国君沛良却颇喜食甜物。所以从小到大,这兄妹俩吃小食时就从未吃到一起去过。



「这腌的梅子多好吃啊!」青萍拿着一个梅子不解的看着沛良,说完后还大大的咬了一口。




「酸死了。」一旁坐着的沛良很是不赞同的摇了摇头,就连只是看着对方吃的欢畅的样子,他都觉得自己的牙要被酸倒了。





「你的豆沙糕点好!甜的要死!」说这话时青萍已经把第二个梅子放到了嘴里,嘎吱嘎吱的嚼动着。





「谁让我就好这口。」沛良一边满不在乎的说着,一边往后倒——他把手肘放在地上撑着自己,这样一来他同青萍几乎就是紧紧的挨在一起了。





「那不行!我喜欢的你不应该讨厌!你吃一口!」青萍拿着一个梅子递到了沛良的嘴边,神情戏谑的说道。沛国的长公主金尊玉贵,要是骄纵起来,那是无法无天的模样。




「你就会欺负你哥我!」沛良的神情是纵容的无奈,眼睛都眯成了一条缝,说话的语气比甜豆沙还腻人。





青萍又把梅子往前送了送,白皙的指尖快要抵在自己哥哥的嘴唇上了,撒娇般的说道:「你吃一口,就一口!」





沛良被她磨得没有办法,只得小小的咬了一下,登时就被酸倒了牙,皱起了五官。罪魁祸首青萍看着他的模样则在一旁笑的好不欢畅——甚至直接倒在了自己哥哥的身上。





「疯丫头。」沛良咂咂嘴,却还是宠溺的说道。





「我就是疯丫头!」青萍躺在他胸膛上,得意洋洋的仰着头看沛良,吃准了对方对自己无底线的宠爱。





「你呀!」沛良说着垂头用下巴磕了一下她的头,力道柔的像是在用自己的胡子去搔对方的痒。





欺负哥哥都有点欺负的不好意思了的青萍直起了身子,拿过案几上面摆放的一盘豆沙糕点讨巧卖乖的问道:「哥你吃不吃甜豆沙?刚刚都酸成这样了这回好甜甜嘴?」




「哥不吃豆沙甜嘴。」沛良伸出根手指点了点自家妹妹挺翘的鼻子,笑着解释道:「哥有你就够了。」

《促》(《影》沛国兄妹骨科cp)

看微博上有张艺谋给演员讲戏的视频,然后意外的发现他们兄妹两个还有这样一段对手戏。





一切都是我自己的脑补,跟原电影没有任何关系。





人物ooc,私设如山,亲兄妹警告!





不喜勿骂!谢谢合作!





cp配对:沛良x青萍







——正文——




沛良看着因为擅自跑去竹林非要去镜州杀杨平结果被自己五花大绑给缚在床上的青萍无奈的说道:「你就给哥一个面子不行吗?」






「不行!现在全天下人都知道我要给那杨平做妾了!你都没给我面子,我干嘛给你面子!」这边的青萍委屈的眼泪都要出来了,她一边气呼呼的瞪着一路把她从竹林里面给扛回来导致衣襟散乱的沛良,一边大声的反驳道。







「哎呦!」沛良无奈的叹了口气,蹲下身,看着妹妹的眼睛认真的说道:「都说了那是假的,哥不会真让你嫁人的。」






「骗子!」青萍扭过了头不看自己哥哥的眼睛,眼圈微微泛红。






「哥不骗你。」沛良也随着青萍的移动而动,誓要把事情给解释明白。







「可这回你就骗我了!」从来没受过这么大委屈,更何况还是从自小疼自己如命的哥哥那里受委屈的青萍脖子一梗就举出来了个例子——沛良无法反驳的例子。







「这回全是哥的不对!哥应该提前给你解释清楚!我现在就给你赔礼道歉。」沛良说完就开始起身作揖,「咱们青萍大人有大量,就别跟哥生气了好不好?」他抬眼看着青萍问道。







「那你下次不许骗我!」青萍抿了抿嘴唇,到底也没忍心再气下去。







「保证没有下次!绝对没有!」沛良登时喜笑颜开,他上前一边给青萍解开了绑在身上的布条,一边信誓旦旦的说道。







「那我就原谅你了。」青萍还有些别扭的说道。







就在她还带着几分尴尬的小情绪准备起身离开的时候,一个微凉的、轻柔的吻落在了她的眉心,青萍被其摄住了整副心神,顿时再难移动半分。






其实严格的来讲那应该不是一个亲吻才对,只是对方单薄的嘴唇在拥抱时无意中擦过了她的眉心,这一切甚至都发生的太快了——短促、仓促、急促,她还难以去感知些什么,就消失的无影无踪,只有眉心处的异样,带着几分落荒而逃的意味。







「哥?」她呢喃的说道,睫毛颤颤。







回应她呼唤的是一个坚实的拥抱,还有响在耳畔的沛良的一句:「哥在呢。」

《未老》(《影》沛国兄妹骨科cp)

我真的好喜欢骨科cp!大家看完之后都磕双平cp,只有我磕这对儿兄妹骨科。注定孤独的冷cp狗。


cp配对:沛良x青萍


人物ooc,年龄私设如山,亲兄妹警告。


不喜勿骂,谢谢合作!





——正文——


江东地带多阴雨,所以沛国一年四季都是那阴雨连绵的天气。沛良出生的时候,沛国就下了三天三夜的大雨,老国君抱着新生的沛良神情忧虑,可最终也只是望着昏暗的窗外叹了一口气,没有说任何话。



与之相反的是沛国的公主青萍出生的时候,向来都是乌云密布的沛国却罕见的放了晴,接连的七天都是艳阳高照。四岁的沛良看着刚出生皮肤还是红彤彤的妹妹,瘪了瘪嘴,然后就把自己的手指硬塞到了对方攥紧的小拳头里面——理所当然的,被如此粗暴对待的青萍哭的撕心裂肺。




沛良喜欢自己的妹妹青萍,她的名字说来也是蛮有趣的。老国君翻了三天的书,好不容易才选好的一个名字,结果还没来得及让众人看一眼就被一阵风给吹跑了。国君夫人笑了好久,看着老国君被气的吹胡子瞪眼的模样想了一会才说道,「不如就叫青萍吧,风起于青萍之末,也是缘分。」然后沛国的长公主名字就这样被定下来了——青萍。



沛良十二岁那年老国君就去世了,他是个英明的主公,满朝文武或许心怀鬼胎,但都还是真心实意的为这个男人的离世而感到惋惜。然后没挺过半年,国君夫人就哀恸过度的随老国君而去了。沛良和青萍彻底成了无父无母的孤儿。



「好在我们还有彼此。」八岁的青萍披麻戴孝的窝在自己哥哥的肩膀上,喃喃自语的说道。刚刚才开始长个子的沛良抱紧了自己的妹妹,看着满殿的文武百官,把牙根都快咬出了血。



再长大一点之后,沛良就总是喜欢这么对宫人说:「青萍真是个疯丫头。」他目不转睛的看着对方骑马射箭,抬起的手臂有好看的线条,笑颜如花,沛良的眼睛里面就含着宠溺的光。



「哥!」当青萍看见沛良的时候,则会撒欢的奔过来,并且脆生生的喊着对方,然后沛良就会伸出手臂,等着她扑进自己的怀里,一把抱住,再把自己的手给放到对方的手心里让她握着玩。



14岁的忍辱负重的少年主公和10岁的梦想着能成为叱咤沙场的女将军的公主在众目睽睽之下拥抱和欢笑。他们是如此坚信着在这人心诡谲的深宫里面,只有彼此才是对方的光芒——他们是对方的光与影,共生共存于这世间。



沛良第一次意识到自己必将跟青萍分开是在他16岁那年,当时的青萍已经持剑披甲立于屏风的后面,同她哥哥一起参政了。先国公留下的老臣堆着满脸的褶子,向沛良露出了个恶心的笑容,然后说道:「主公如今年岁见长,也该娶亲生子,为我沛国的千秋大业绵延子嗣了。正好老臣家中有一孙女,年岁与主公相当,老臣愿让其入宫侍奉于主公身侧,为主公尽些绵薄之力。」



听完这话之后的沛良怔愣了半晌,接着起身笑着踹翻了对方的案几——因为他注意到青萍刚刚从屏风后面离开了。沛良追了出去,与此同时他看见了满殿文武诧异的眼神。



「哥,你能不要……」回到寝殿的青萍看着鬓发微乱的沛良,后续的话就被收到了牙齿的后面,没有传出来。



「不要如何?」沛良站在她的面前,看着亭亭玉立的妹妹,眼圈微微发红。



「不要——不要不疼我了。」青萍眨眨眼睛,克制住了饱含的水汽,有些傻气的说出了这句话。



「傻丫头!你是咱们沛国唯一的长公主,哥不疼你疼谁!」沛良伸手把他一母同胞的妹妹给揽在怀里,有微凉的水痕在水墨长衫上晕开,像极了江东的烟雨。



青萍及笄那年办的颇为盛大,百人奏乐,歌舞升平。三年前沛良同她说完会一直疼她之后,就迅速册立了一位夫人。



青萍看着那个出现在她及笄礼上的安静的女人,心下愧然。夫人三年无所出,宫中流言四起,说什么风凉话的都有。只有青萍知道真相到底如何——她的哥哥,根本没有尽到一个丈夫的义务。



思及至此,她的哥哥已经走了过来。「青萍?」沛良总是含着笑意的看着她,然后语气温柔的唤她的名字。



「哥!」青萍起身送了一盏酒给对方,脸颊是红彤彤的色泽。



「青萍今日可是饮了许多?」沛良把白玉雕成的酒盏给拿了过来,柔声问道。



「哥……」青萍走到对方的身前,把头又偎到了兄长的肩头上,全然是依赖的姿态。



沛良用他有胡渣的下巴抵在青萍的额头上,微微蹭了一下,没有答话。



「哥,沛国该有个继承人了。」青萍的声音细若游丝,响在沛良的耳边却不亚于一声惊雷。



「青萍。」他哽咽的唤道。



「嗯,我在。」青萍今天没有穿练武的衣服,而是一身宽袖的长裙。袍袖下是汗津津的手。



沛良把自己的手指给硬塞到了对方攥紧的手心里面,就像小时候他们兄妹第一次见面时那样。



对于镜州的得失,那是一根梗在沛良心头的刺,他是一定要把镜州给收复回来的。可问题是怎么收复,又该如何收复?而在这场收复计划中,虚虚实实,真真假假,每个人都该扮演怎么样的角色。还有青萍,是否又能明白自己的意思。



「那是假的!」沛良看着眼神倔强的青萍大声的解释道。



「那到底什么是真的!你说什么是真的!」青萍以质问的姿态回应了去。



沛良突然发不出声音,「什么是真的?」他也想知道,他们之间的血缘是真的,15年不离不弃的陪伴是真的,他想收复境州是真的,他不想让青萍嫁人也是真的。



「那什么又是假的呢?」他面无表情的看着青萍离开的身影,他不爱她是假的——只有这个是假的。



沛国鲜少下雪,只有雨,或细如牛毛,或大似倾盆。



境州夺回来的那天也是如此,连绵不绝的大雨模糊了整片天空,沛良向来清楚自己的妹妹桀骜不驯,不听他的话。可他没想到只是一次没看管住,自己居然就会失去她。



他像个疯子一样的在境州城内寻找青萍的痕迹,得到的只是对方苍白的尸体被放在脏污的青石板地上,乌黑的鬓发散乱,眼睛紧闭。沛良看到的第一眼只觉得自己的全身上下也都是冰凉的,就好像死去的人不是青萍而是自己一般。



「要是下场雪就好了。」他的脑中突然冒出这个想法,「这样一来,我们兄妹也算是体验了一回霜雪满头似白首的感觉了。」沛良为这个想法的冒出而觉得自己可笑,然后他跪在地上发出了撕心裂肺的哀嚎。



杀了那个姓鲁的是理所当然的,从对方嘴里说出「让青萍当妾」这句话时他就注定必死无疑。自己捧在手心里不敢玷污半分的妹妹,怎么能让别人拿去轻贱?沛良知道自己有些疯了,他的光芒和影子都随着青萍的离去而消失了,现在他是个活在黑暗里面的怪物,赤目凶狠,择人欲噬。



温热的鲜血随着长剑的刺入和拔出飞溅出来,沾了他满身。国君的冕冠礼服上面是星星点点的红,沛良转身对境州和小艾发出了志得意满的笑声——只有他懂其中的苍白和空洞。因为他知道,可他的青萍不知道,再也不知道了。



死是什么感觉?沛良觉得疼,还有些冷,眼前是白茫茫的,子虞和他培养出来的影在那里结算他们之间的恩怨。沛良已经听不太清了,他耳朵里面有轰鸣的声音,周遭的一切离他越来越远。



其实也挺好,沛良颇为自娱自乐的想着。从他十二岁到如今的刚过弱冠,这将近八年的时间他也有些累了。他其实真的不太喜欢朝堂,他喜欢歌舞和字画,喜欢江东的烟雨和小舟,喜欢父亲带自己骑马和母亲温暖的手,还有青萍,青萍!他的青萍……



沛良的喉咙里面又发出了嚇嚇的声音,那是鲜血在往外面涌动。子虞的影又给了他一剑,从胸膛的侧面穿入,扎入身体里面。「还是有些疼的。」沛良生气的想。



「哥!」模糊间沛良听到了青萍的声音,脆生生的语调,他最为熟悉不过。




「哥没有力气啦,过不去抱你了。」沛良有些歉疚的想。



他把自己的大拇指放入手掌心里面,然后攥紧了拳头,就好像小时候青萍握紧他的手指一般。「这回,你来接我吧。」沛良说完闭上了眼睛。



他们未能同生,也未能同死,只是单纯的两条年轻未老的生命离开这世界罢了。

今天看了张艺谋导演的《影》。出乎意料的感官很不错。比前两年拍的《长城》可真是好太多了。


电影里面看来其实关晓彤演技还是可以的,反正跟她别的影视作品比起来可是好太多了。她跟吴磊的cp感也是有一些,比如死之前那句「谁让你欺负我。」就超级棒!


但我这个骨科狂魔还是比较吃沛国的兄妹骨科。


沛良x青萍这对儿兄妹真是太棒了!简直太带感了!病娇霸道、心机深沉的哥哥x至纯至烈女将军类型的骄傲妹妹。已经擦擦键盘准备撸文了!


PS:郑恺还真有演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