测量学

愿你前路有星辰,恰似人间万古春



【封面和头像都是法国女星伊莎贝尔.阿佳妮】

【其余简介请看置顶】

《A cycle day》(Miss Sherlock 夏橘cp)

作者:测量学


cp配对:夏洛克(女)x橘和都


Summary:

我在地狱,医生想道。

“救她!”橘和都喃喃自语的说道。“我要救她!”医生再一次的睁开了眼睛,在5月27号这天的清晨醒来。



超长预警!!!


人物ooc,不喜勿骂,谢谢合作!


本文不开放任何转载授权,包括站内转载。一有发现,立即举报。





注明:啦啦啦啦啦,我又更文了。这回是巨大的刀片!上回在《梦中的婚礼》里面心疼夏洛克的朋友,可以在这篇文里面心疼橘和都医生了。原定计划是《Three cycle days》但三天太长了,我嫌麻烦就改成了一天。

请称呼我为“脑洞王”,并用“神仙写文”赞美我。因为这是我彻夜修仙,对着电脑6个多小时,眼睛都快瞎了的成果。我这都是对你们的爱啊!





——正文——

《A cycle day》


夏洛克知道对方向自己隐瞒的到底是什么了,那是无望的爱情。





“啊!”橘和都从黑暗中惊醒,满头大汗。眼前像是PTSD发作时一般的一次次闪现出鲜血淋漓的画面——那是夏洛克的脸。



夏洛克……她,死了……想到这里,橘和都惊恐的从床上一跃而起,拿起放在床头的手机,脚步凌乱的冲了出去,跑向外面。



在她刚跑到客厅前的回廊时,耳边就传来了一个熟悉的声音。



“你在吵什么?”夏洛克穿着那个丝绸的睡袍,靠在门框上不耐烦的问道。



“你不是……”橘和都怔愣的看着站在她面前的鲜活的,生动的侦探,把将要脱口而出的“死了吗”这三个给咽了回去。



不能说,绝对不能说,她脑子里面警报大作,“夏洛克会死”就像是一个可怕的预言,带着说出就会实现的魔力。



于是橘和都只好僵硬的笑了一下,试图装作如无其事的样子接着说道:“你不是睡觉呢吗?怎么起的这么早?”



夏洛克不知道是不是看出了什么,她轻飘飘的觑了面色苍白的橘和都一眼,用着听不出语气的声音说道:“你这么大声的从楼上跑下来,声音响跟炸弹一样,谁还睡得着啊!”



“抱歉,抱歉,我不是故意的。”橘和都低下头道歉,不知道是为了在自己那个可怕的梦中没能救下对方的缘故还是什么。昏黄的灯光打在她的脸上,分割出阴影与光明。



夏洛克有些粗鲁的摆了摆手后,无所谓的说道:“我又没有要你道歉,反正也睡不着了,你去帮我冲杯咖啡。”



橘和都从夏洛克的身旁蹭了过去,走进厨房开始烧水。她看到手机上显示的时间是2018年5月27日的凌晨四点半。



一切都只是一个梦而已,她试图遏制住自己那无缘无故的心慌的感觉。



“椎名由麻死了。”夏洛克的声音从客厅里面传了过来,橘和都被吓得手一抖,热水洒到了杯子的旁边。



“怎么会突然死了呢?”她开始控住不住的颤抖,可屋子里面的温度并不寒冷。



“把自己吊死在了监狱里面。”夏洛克的声音平白的带上了几分肃杀的感觉,就像一个为了惩戒罪恶而留在人间的幽灵。



幽灵?橘和都又一次的想到了那个梦境。她觉得胃酸涌上了自己的喉咙,然后开始控制不住的干呕了起来。



“你到底怎么了?”在医生支撑不住,几乎要跪倒在地的时候,侦探一把扶住了她。那纤细的臂弯有着出乎寻常的力量,让人莫名的感到安心。



温热的,活着的夏洛克。橘和都毫无缘由的想到,却几乎要喜极而泣。



“我可能是有点感冒了。”医生声音微弱,她又一次选择了向对方隐瞒那个可怕的梦境。



“本来还想让你跟我一起去一趟监狱的,现在看来你还是去休息吧。”夏洛克把对方扶到了沙发上,转身去取放在厨房的咖啡。



“你要去监狱?”橘和都几乎尖叫出声。



“你又怎么了?”夏洛克抬手堵住了自己的耳朵,她几乎要发脾气了。



“为什么?”橘和都死死地盯住了侦探,后背又一次冒出了冷汗。



夏洛克用勺子搅拌着咖啡,理所当然的说道:“当然是因为椎名由麻的死有蹊跷,我去看看能不能从她姐姐的嘴里问出点什么。”



“你别去。”橘和都乞求着说道,她预感似乎事情再往一个深不见底的悬崖滑落。



“理由呢?”侦探看向医生,她想知道对方今天表现奇怪的原因。



“太危险了。”橘和都说不出来,她只能拼命地摇头。



夏洛克却被对方嘴里的危险刺激到了,她兴奋的说道:“就是因为危险我才要去!给我最深奥的难题,最艰涩的密码,最复杂的案件,这样才能让我的大脑不再感到无聊,才能让我充满生活的动力。”侦探的眼睛在昏暗的厨房显出惊人的光芒。



橘和都有一种感觉,一切事情都在遵循着它本来应有的规律发展,即使最终的结果是会跌落深渊,粉身碎骨。



“那我要跟你一起去,别拒绝我。”橘和都听到自己这么说,她觉得自己现在的样子一定像极了广场上苍白僵硬的石膏人像。



“你这种状态去了是为了晕倒在监狱不出来吗?”夏洛克皱着眉头问道。



“可是我很好奇。”医生用力的握住了椅子扶手,手背上浮现出了苍青色的血管。



侦探觉得对方隐瞒了自己什么,可现在她还看不出来。于是她点点头说道:“那是你的自由。”



橘和都知道这是对方同意了的意思,但那不好的预感还是如影随形的跟着她,如跗骨之蛆一般难以摆脱。




她望着夏洛克的背影,又一次打了一个寒噤。







*

*

*

*

“椎名由麻在吊死自己之前有什么特殊的表现吗?”夏洛克看向迎接自己的兄长,快速的问道。



“你知道的,她自从被抓进来之后就一言不发,问什么都不开口,要不是送饭的时候发现不对,根本就不知道她死了。”双叶健人摇头回答道。



“我就说应该安上监控,你们却不听。”夏洛克一边说,一边嘲讽的看向自己的兄长。



“没有我,是他们不听。非说犯人也有隐私和人权,现在到是想到这些了。可人死了就更是什么都问不出来了。”双叶健人嗤笑了一下,脸上露出了跟夏洛克如出一辙的鄙夷的神情,在这时候没人会说他们不像一对亲生兄妹。



橘和都跟在夏洛克的身后,听着他们兄妹的对话,走过长长的走廊。压抑的感觉让她想起了今早的梦境。这过于似曾相识的感觉无时无刻不在撩动着的她的神经,橘和都甚至能说出来下一秒夏洛克的回答将会是“天赋人权,亏你还在内阁工作。”



“天赋人权,亏你还在内阁工作。”夏洛克如橘和都所想的那样说出了这句话。而她身后的医生则面无表情,仿佛因她的话语被谁抽出了心脏。



“到了。”双叶健人在一扇铁门的前面停下了脚步,“这就是关押她姐姐的地方。”



“啧啧,还真是放心。”夏洛克勾起了嘴角,侧身抬手示意他的哥哥把门打开。



橘和都看着双叶健人如她梦中一般伸出了食指,按在了那个锁上。她似乎找了事情的规律。



门开后,夏洛克几乎是迫不及待的蹦了进去。完全没有理会后面的医生。



“抱歉,你不能进去。”双叶健人挡在了橘和都面前,带着礼貌的微笑说道。



“因为事关政府机密,所以我不能参与。让我进来就已经是看在夏洛克的面子上了。你是要说这些吗?”橘和都仰起头,看着对方的眼睛问道。



“橘小姐真是如想象一般的明事理。”双叶健人依旧保持着微笑,丝毫没有被人呛声后的不满。



“我不是明事理。”橘和都摇头否定对方的说法,“我只是知道。”她在心里想。就像,已经经历过这一切一样。



“无论是什么,还是辛苦橘小姐你去休息室稍作等候了,夏洛克她大概要花上一阵子的时间才能出来,我让人给你带路。”双叶健人示意后面跟着的人过来,然后彬彬有礼的对橘和都说道。



橘和都看着那扇已经被关上了的刷着白色油漆的铁门,没有回答对方的话语,只转身继续向前走去。她知道那个休息室的位置。



双叶健人看着医生走远了的背影,眯起了眼睛。也许有时间他可以跟自己的妹妹好好聊一聊她的这个合租人的事情了。不过这都是后话了,他打开门,走了进去。



“11点半的时候夏洛克会到休息室来找我。”橘和都怀着惶恐的心情在休息室里等待着时间。如果这个也应验了的话,那代表······她甩了甩头,不敢继续想下去。



钟表在转到11点30分的时候,侦探推门进来了。橘和都开始遏制不住的颤抖,她的牙齿开始不听话的上下打架。她似乎听到了呼呼的风声,和命运的齿轮一点一点的开始运转的轰鸣声,那像个巨大的绞肉机一样把所有人都卷入其中,直到变成一摊血肉才肯罢休。她终于知道为什么她会如此恐惧那个梦境了,因为那根本就是真实发生过的事情,夏洛克是真的死在了自己眼前。而自己,则回到了那一天的开始。



“夏洛克,夏洛克!”橘和都扑上去抓住了对方的手臂,声音因为战栗而抖得不成样子。



侦探在开门进来的时候就注意到医生那过于苍白的脸色,都说生病就不要来了,来了不也是在这里等着自己?她有些不满对方对自己身体的不重视。可接下来的一切却出乎了她的意料。她没有想到对方在看了一眼墙上的钟表后就被吓成了这个样子。钟表怎么了?侦探快速的扫了一眼,却没有发现任何问题。难道是这个时间会发生什么吗?夏洛克任由医生抓着自己的手臂,然后缓慢的带着惊慌失措的她坐到了沙发上。



“怎么了?是PTSD发作了吗?”夏洛克垂头看着红着眼眶还在颤抖不已的橘和都,没有提关于钟表和时间的事情,而是旁敲侧击的问道。



医生在侦探的身边渐渐地平静了下来,她开始思考,现在所有事情还没有发生,自己这种莫名其妙的经历说出去除了会让人觉得是个神经病外,根本就不会有人相信她。更何况对方还是个一切讲究逻辑的唯物主义的大侦探。



一切都还来得及,我完全可以不用说出去就救下她。医生这样想着,在对方探究中隐含着关切的目光下,勉强地扯出了一个微笑,然后她看向侦探说道:“抱歉,给你添麻烦了。”



侦探知道医生向自己隐瞒了一些什么,可现在显然不是一个探究真相的好时机,她把对方扶了起来,低声问道:“还能走吗?”



“可以。”橘和都有些羞涩的说道,她没想到夏洛克还有如此体贴的一面。



“那就好,咱们回去吧。”虽然得到了肯定的回答,侦探依旧没有收回自己的手,而是继续扶着医生向外走去。



也许未来已经改变了吧,橘和都看向对方轮廓分明的侧脸默默的想到,上一次自己并没有出现像现在这样的状况。



夏洛克放缓了自己的脚步,微微侧头不动声色的看着医生那若有所思的神情,最终还是抿了抿嘴唇,没有出声。












*

*

*

*

“波多野太太做了鳗鱼饭,你要吃吗?”夏洛克从一楼上来,看着坐在沙发上的医生问道。



“不,我不饿。”橘和都看了一眼时间,下午一点,跟上一次夏洛克说出这句话的时间又重合了。“我到底该怎么办?”她在心里焦急的想道。



夏洛克注意到对方在说不吃之前又一次看向了钟表,她眯了眯眼睛,接着说道:“可你早上什么也没吃。”



“我感冒了,吃不下去。”橘和都摇头回答,她根本不知道是谁杀了夏洛克,只能企图用最微小的改变来引发蝴蝶效应,从而好救下对方。



“那你好好休息。”夏洛克又看了她一眼,然后转身离去。



“还有6个小时。”橘和都看了一眼时间后,把头埋进了自己的臂弯里。她脑中思绪翻飞,只能试图整理出一些重要的时间点。



上次夏洛克的死亡时间是晚上7点钟,在同自己外出买东西回来的路上被人用枪打中心脏致死。现在是白天,要比晚上安全一些。而且其余事情的发展也都能跟上回的时间一一对应上,所以不出意外的话,这回夏洛克遇到危险的时间也应该是晚上七点钟。那么只要自己阻止她外出就好了,橘和都努力压下所有的不安,在心里面这样设想道。












*

*

*

*

“我出去一趟。”夏洛克把风衣穿到了身上,冲一直呆在客厅里,一个下午都没有动一下的橘和都说道。



“不要!”橘和都一下子从沙发上跳了起来,跑到了夏洛克的身边,死死地拽住了她。她看向墙上的钟表,就是这个时候!夏洛克如果出去的话,一定会遇到危险。



夏洛克在对方看时间的时候就知道事情不对,看着橘和都那奇怪的举动,她试探着解释道:“我要出去买纸抽,波多野太太今天忘记买了。”



果不其然,对方露出了一脸早就知道了的表情。



夏洛克按住了医生的肩膀,面无表情的问道:“你是不是知道什么?”



橘和都僵在了原地,她知道以对方的观察力和推理能力会发现自己的不对劲一点也不奇怪,可她还没有想好到底该怎么形容发生在自己身上的事情。她只好避开了对方的问题,转而哀求道:“别出去好吗?”



“出去会怎样?我会死?”夏洛克看着橘和都在自己这句话说完后顿时变得惨白的脸色,露出了了然的神情。“果然是这样,你知道如果我现在出去的话就会死。”夏洛克坐到了沙发上,看着仍然僵硬的站在原地的橘和都笃定的说道。



“我不会害你。”橘和都只能这么说,她无法向对方解释自己为什么会知道这件事。



“谁告诉你的?”夏洛克有些咄咄逼人的问道。



“我做梦梦到的。”橘和都有些无力的回答道。



这个回答引起了夏洛克毫不犹豫的反驳,“荒谬!”她说。“只是做梦的话你不会如此确定,从一开始你就一直在看时间,你知道我会死的确切时间。”



“别说了!别说了!你只要不出去,就什么事情都不会有,明天我就会告诉你一切!”橘和都抱住了脑袋,崩溃的喊道。



夏洛克看着对方的样子,顿时没了声音。她不自然的搓了搓手指,半晌也没有说出一句安慰的话。



医生蹲在地板上,脑子里面一遍又一遍的浮现出夏洛克死时的画面,那种在叙利亚时的感觉又出现了——无能为力,手脚冰凉。



我什么都做不了,橘和都咬紧了自己的牙关,眼泪浸透她的衣袖。



过了一会,夏洛克看向了挂钟,现在已经是晚上七点钟了,对方蹲在地上已经整整有20分钟了。她想向对方解释说自己并没有怀疑她,只是出于侦探的天性想到知道原因而已。



夏洛克站起身,伸出了手,想要把还在蹲着的医生拉起来。



橘和都在听到了玻璃破碎的声音后迅速回头,然后她看见站在自己眼前的侦探又一次倒在了她的面前,雪白的衬衫被血液染上鲜红的色彩,满目都是温暖黏腻的红色。



橘和都张大了嘴,发不出任何声音。














*

*

*

*

5月27日,医生在自己的床上又一次的睁开了双眼。



她起身下床,打开房门,快步的走下楼梯,果不其然看见侦探站在客厅,穿着那套丝绸睡袍张嘴冲她说道:“你怎么这幅鬼样子?”



橘和都充耳不闻,她站在原地,脑中只有一个想法,总有一回,我能救下她。











*

*

*

*

这是第几次了?晚上七点,医生无力的坐到了地上,脑子里面试图算清楚这一笔烂账。”十次?还是二十次?真的记不清了。只是知道一次又一次,无论自己说了什么,做了什么,夏洛克都会死去而已。



她突然想到在小时候妈妈曾经给她讲过的一个故事。在希腊神话中有一位叫西西弗斯的人触怒了神明,因为他绑架了死神,使世界上再也没有死亡的缘故被众神惩罚。众神使西西弗斯每日把一块巨石推上山顶,但到了晚间巨石就又会滚落到山下。这无休无止的一切折磨着西西弗斯。橘和都也在那时明白,原来周而复始的无望才是折磨人最好的方法。她开始怀疑是不是自己做错了什么事情,才会像现在这般被一次又一次的惩罚。



子弹穿透侦探胸膛的一瞬间,她仿佛看到了命运之箭的轨迹尽头连接着对方的心脏,那是众神之王亲手射出的代表死亡的一箭,最终的结果谁也无力更改。



而她的一切努力也不过是徒增笑料。人触怒神的后果就是她会一次又一次的痛失所爱。



我在地狱,医生想到。四溅的血花崩了她满身的温热。天灵盖上有一种轻飘飘的感觉,好像谁把自己的灵魂抽去了一般。



“啊,又一次失败了。”橘和都说完后甚至有些想要发笑,“下一次应该就不会了。”她站起身,从夏洛克的尸体旁边冷漠的走开。












*

*

*

*

故事一遍遍的轮回,夏洛克的死像是莫比乌斯环一样把橘和都困在了里面。她走不出去,也无法救下侦探。



只有周而复始的崩溃和满目鲜红的血液还提醒着她自己要完成的使命。



“救她!”橘和都喃喃自语的说道。“我要救她!”医生再一次的睁开了眼睛,在5月27号这天的清晨醒来。



橘和都缓慢的走下了楼梯,看着站在自己眼前露出疑惑神情的侦探,在心里对自己说道:“这会是最后一次了,我会结束这一切。”



橘和都没有跟对方去监狱查案,而是独自在屋子里面呆了一个上午。“突然很想什么都不做。”医生微笑着对侦探说道,然后上楼关上了自己房间的门。



下午一点,夏洛克敲响了医生的房门。



“是波多野太太做好饭了吗?”橘和都打开门,满面笑容的问道。



“难得见你这么敏锐。”夏洛克挑了挑眉,像是发现了什么稀罕物一般。



“嘛,说不定我会一直这么敏锐哦。”橘和都笑眯眯的说道,“今天影院有《泰坦尼克号》的重映,晚上吃完饭我们去看电影好不好?”橘和都拉住要下楼的夏洛克撒娇般的说道。



“那种无聊的爱情片有什么好看的,我还要出去查案。”夏洛克皱着眉头回绝了医生的提议。



“案子也不是一天就能查出来的。算我求求你了,你就当是我给你冲了那么多次咖啡的报酬,陪我去看一次吧。”橘和都双手合十,在夏洛克的面前不断地鞠躬拜托到。



“啊啊啊!你真是麻烦死了!”夏洛克烦躁的抓了抓头发,最后还是妥协道:“不过就只有这么一次!”



“嗯嗯!就一次!”橘和都认真的保证道。然后在对方看白痴一样的眼神下,欢快的跑下了楼。













*

*

*

*

“你觉得我穿这件好看吗?”橘和都手里拿着一件黑色的衬衫问道。



“丑!”夏洛克坐在沙发上,毫不留情的否定到。



“那这件呢?”她又举起了另一件卫衣期待的问道。



“更丑!”夏洛克甚至闭上了眼睛不愿再多看一眼。



“这件!”橘和都拿起了她最贵的那件黑色连衣裙问道。



“嗯···可以。”夏洛克踌躇了两秒,还是拍板定下了这件衣服。













*

*

*

*

“You jump,I jump!还真是浪漫啊。”橘和都坐在电影院里,看着屏幕上英俊的莱昂纳多,憧憬的说道。



“明明是再愚蠢不过的行为了,为什么要为不相干的人搭上自己的性命。”夏洛克在一旁嘲讽的说道。



“才不是什么不相干的人,他们是深爱着彼此的情侣啊。”橘和都生气的反驳道。



“才相遇不到一天的情侣?”侦探嘲讽的语气都快要实质具现化出来了。



“那就是一见钟情的灵魂伴侣!”医生不甘示弱的反驳道。



“哼!愚蠢!”夏洛克似乎不屑再多说什么,干脆利落的下了结论。



“你这个人怎么总是这样啊!”橘和都不开心的说道。



“所以我说不看你还不同意。”夏洛克总有办法让对方哑口无言。



“因为这可能是最后一次机会了,为了我那史上最惨的暗恋。”橘和都在心里叹息的想到,她把眼睛里面快要涌出的眼泪给眨了回去,然后露出一个笑容问道:“要是我遇到危险的话,你会不会舍弃性命也要救我啊?”



“无聊!”夏洛克皱紧了眉头,不想回答。她觉得今天的医生有些奇怪,就像故意瞒着自己什么事情不说一样。



“到底会不会啊?”橘和都扯了扯对方的袖口,不依不饶的问道。



“不会!”夏洛克粗着声音回答道。



“好伤心啊!”橘和都失落的松开了手。她委屈的说道:“我可是拼了命也要去救你的。”



夏洛克就着影院屏幕的光亮,看着医生低垂着的脑袋,小声的补充了一句因为我不会让你遇到危险后,就有些别扭的扭开了脑袋,打定主意不再看向对方。



听到侦探的话后,医生抬起了头,开始傻笑。直到笑出了泪水后才不顾旁人诧异的眼光大声说道:“嗯!我相信你。”



杰克和露丝不一定非要在一起才最好。















*

*

*

*

在电影结束后,两人走出了影院,外面的天才刚刚擦黑,还带着些夕阳的余韵。



因为商场前面的广场上还没有多少散步的人群,所以便只稀稀落落的停着几只白鸽。夏洛克罕见的穿着黑色的风衣,风吹起她的衣摆,凌厉的弧度像是撕开了天幕的闪电。真好看啊,橘和都想到。



然后她有些自卑的看着自己身上那件由侦探选定的黑色连衣裙,觉得自己有点像是一只不合时宜的乌鸦进入了圣洁的天堂。



“爱一个人,那门是窄的,那路是长的。”广场那边应景的传来了基督教徒们宣传教义的声音。



她看着手机上面显示的倒计时喃喃自语的说道:“终于这一切要结束了。”



“10、9、8、7、6、5、4……”



橘和都在最后的三秒钟疯了一般的冲向了在自己前面的夏洛克,然后死死的抱住了她。



医生以自己的血肉之躯挡住了神明射向侦探的那只死亡之箭。



白鸽被人杀死在了广场上,温柔的散落了满地的羽毛。



橘和都的噩梦也终止于2018年5月27日晚上七点,她再也不会睁开双眼。



呐,我说过的,我会救你。



晚安,夏洛克!




评论(81)

热度(2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