测量学

愿你前路有星辰,恰似人间万古春



【封面和头像都是法国女星伊莎贝尔.阿佳妮】

【其余简介请看置顶】

《人非草木》(宝岚cp)

车!开车!土河车!一辆不知道写了什么的土河车!


灵感来自《人非草木》和《斯德哥尔摩情人》两首歌。


可以说是很喜欢宝岚这对儿cp了。给碧莲和宝姐儿疯狂打call!为《一人之下》的动漫和漫画应援。


外加给宝姐儿迟来的庆生。祝宝姐儿福如东海,寿比南山!永远开心快乐,有吃有喝有碧莲。



人物版权属于二叔,歌词版权属于林夕。


性格ooc,不喜勿骂。内含开车内容,慎入!


禁止转载,谢谢合作!



——正文——

《人非草木》


张楚岚屏住了呼吸,用目光细细描绘着坐在他对面的人清秀的脸庞。她是吉光片羽,是无价之宝。



岁月于瞬间汹涌而过,无情的席卷着一切生命,却独独于她处眷恋般的变成半透明的琥珀。不老的生命留给冯宝宝的是晶莹剔透的目光和惩罚般的无所归宿。


那是他张楚岚的求而不可得,亦是他罪恶的饮鸩止渴。


张楚岚有时也会如发疯一般的想把冯宝宝撕碎,然后混着那雪白的肉与殷红的血吞吃入腹。可那怜惜般的欲望终是占了上风,他护了她太久,也就成了习惯。于是百般克制到最后也就只余下一声若有若无的叹息和落在对方眼皮或眉心处的吻。



就像现在这样,张楚岚把酒倒到自己的杯子里面,嘴里嘟嘟囔囔的说着:“喝不醉,喝不醉好啊。”冰块在他杯里碰的叮当乱响。过了一会儿,他又喝了一大口后补充似的说到:“有些混蛋啊,就喜欢灌醉小姑娘然后做坏事啊。”



冯宝宝盘腿坐在茶几前,点点头,继续拿着吸管喝二锅头。用眼神示意张楚岚她喝不醉,让他放心。



可张楚岚罕有的没搭理她,只是继续自顾自的喝酒。在喝到第8瓶啤酒的时候,他突然就哭了。一边哭一边说道:“宝儿姐,宝儿姐,你说你怎么就喝不醉呢?怎么就喝不醉呢?”



冯宝宝疑惑的摇摇头,不明白眼前的男人为何突然发疯,她叼着吸管模糊地说道:“我也不晓得。”



就在她话音刚落的时候,喝的满脸通红的张楚岚却一下子就把人给扑倒了。冯宝宝也任他扑,她本来能接住张楚岚的,甚至就在对方扑过来的时候还眼疾手快的把手里没喝完的二锅头放到了茶几上。可她怕他不高兴,张楚岚不高兴也不说,就那么随着对方的力道躺倒了。



张楚岚眼中有亮晶晶的泪水,就着窗外亮晃晃的灯光和身下人的身影混合成碎裂的欲望。眼前大雾弥漫,他看不见森林里面眼眸清澈的鹿,也看不见眼前眉宇微蹙的人的神情。冯宝宝就那么看着他,觉得真奇怪,张楚岚这时就像是不存在的,一条热腾腾的冰河一样。



料峭的三月春寒,冯宝宝躺在比起她的肤色稍显暗淡的白色羊毛地毯上,墨色的长发蜿蜒了一地。她身上张楚岚的身体有着融雪的温暖,那是直达最深处的春意,敏感的就像是刚刚探出头的草尖儿。张楚岚完全的贴合了过来,头发擦过冯宝宝的耳廓。她瑟缩了一下,却不躲闪,只有细腻的颈部起了一层鸡皮疙瘩。对方的攻城略地来的如影随形。她张了张嘴,喉咙里面却发不出任何声音。杀了我吧,杀了我吧,就用名为感情的这把刀。张楚岚在最后一点清明犹在的时候模糊的想到。汗水滴落,张楚岚就那么深深的沉了下去,他溺死在了水中。



张楚岚在半夜醒来,把还在睡梦中的冯宝宝抱进了怀里,只是轻轻的一圈,真好啊,他突然很想笑,却又情不自禁的红了眼眶。




自私、卑劣、污浊、我就这么孤独的活在这个世界上,没关系,反正大部分时间我都不是那么在乎,可你那么好,第一次见面我就想着,也许,你能不能救救我?把我拉出这可怕的世界,就当是在你升仙得道前的最后一次行善积德。



结果真是糟糕,你确实心如磐石,可我却终非草木。那就是我爱你,这可真是对不起。因为你那么好。因为我余下的全部时间都想和你在一起。



可你不用救我了,就让我在这俗世的泥潭里面笑着向你挥手就可以了。你的时间毕竟那么长啊。长到我也不过是偶尔涌起的浪花上的泡沫,你已升仙得道,我是那最后一次的糊涂。

评论(5)

热度(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