测量学

愿你前路有星辰,恰似人间万古春



【封面和头像都是法国女星伊莎贝尔.阿佳妮】

【其余简介请看置顶】

《闪婚》(延禧攻略令后cp)

考古作品,突如其来的神奇脑洞。其实是看了某菲律宾大爷的图激发的灵感。

超短预警,极其沙雕!现代娱乐圈AU。

cp配对:容音x魏璎珞

人物ooc,不喜勿骂,谢谢合作!


——正文——

大名鼎鼎的大明星容音跟她的迷妹某十八线小明星魏璎珞在交往了三个月之后迅速结婚了。知道这一消息的粉丝们彻底疯狂了,她们聚集起来蹲在容音公司的楼下,差点没上演一出现代版的水漫金山,把紫禁影视的大楼用她们的眼泪给淹了。

这边电视台则在该事件发生后第一时间做出了采访——

「所以,容小姐,据我所知您跟魏小姐才交往3个月,到底是为什么要在短时间内这么仓促的就结婚呢?」

「因为她跟我求婚了。」

「呃,看来是因为狂热的爱情导致您迫不及待的想要同对方步入婚姻的殿堂。」

「不是……」

「那是因为什么?」

「因为她一直唱歌给我听。」

「看来魏小姐唱歌很好听?」

「也不是……」

「那是因为唱的歌曲非常感人?打动了您的心?」

「谈不上感人,也就还可以……」

「那请问魏小姐到底给您唱了什么歌曲,竟然能让您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就决定与她结婚?」

「她一直给我唱《我想有个家》……」

「这歌没毛病!」




——番外——

「你为什么不说是我先发现了你给我买的戒指,所以我才一直唱《我想有个家》的?」

「昨天晚上怎么样?」

「……可以说是心满意足。」

总有些假定会让人无所适从,比如你若从未遇到她,人生会怎样?



可这种事情怎么能分辨个明白呢?西瓜被钢匙剜下去最甜的一块,可你从来都舍不得吃,急吼吼的送到对方的嘴边。



你要是没遇见她,肯定第一个就送到自己的嘴里。



笨拙的粉色情书,殷勤的饮料瓶盖,雪白的兔子,棕色的小熊,你的晴空万里和外面下着的瓢泼大雨。
蜂蜜牛奶糖是她,书里面的玫瑰精灵是她,诗歌里的女神也是她,月光要洗练她的眼睛,留下温柔的明亮。



你要是没有遇见她,你肯定就不会欣赏这美妙绝伦的一切。



你其实也无所谓红着眼睛,鼻子犯酸。世人大多刻薄,于少数者更是为甚。



所以你才要在黑暗里抱她,而在阳光下只是拉手。骰子晃呀晃,陀螺转呀转,银河系其实小的很,可外星人就有那么多。



这短暂的一生里面也许你只中意她一个,芳香馥郁,就算跌入时间的缝隙中,站在四维的空间里面,也要告诉自己爱她。



我要是没有遇见她……嘿!我根本不会去想好吗?




「你想跟我一起出去走走吗?老实说,我注意你很久了。」

《当你壁咚了他们》(延禧攻略全员向)

最近有点累,没什么好脑洞。不过反正我就是这么懒的人,等我嗑cp的激情期过去了,我就要找别的cp觅食了。半出坑状态……





人物ooc,不喜勿骂,谢谢合作!





cp配对:全员向/令后/沉音/傅璎/富察姐弟








——正文——





【魏璎珞】


「啪!」你的手一下子撑在了墙上,把她给圈在了你的怀抱里面。



「啧!」她看了看你,然后趁你不备,一个揽腰就把转身把你反压到了墙上,「跟我玩这个?我看你今天晚上别想睡了!」她这样对你说道。



社会你魏姐,人美路子野!







【傅恒】


「啪!」你的手一下子撑在了墙上,把他给圈在了你的怀抱里面。



「你快别闹了,这不得体!」他看了一下四周,着急的对你说道。



「那你亲我一下!我就放开你。」你笑眯眯的调戏道。



「等、等我一会儿下了职的再说。」他红着脸说道。



你见他这般羞涩,一个没忍住,还是亲了他一口,但素来得体的小少爷并没有怪罪你,看他的神情,欢喜还来不及。







【纯妃】

「啪!」你的手一下子撑在了墙上,把她给圈在了你的怀抱里面。



她什么都没说,只是默默地靠在了你的肩膀上,过了好一会后才含着笑意的说道:「我早就不喜欢傅恒了,你还吃什么醋啊!」



这个纯纯有点苏,但还是希望你小心她脱粉回踩。







【娴妃】


「啪!」你的手一下子撑在了墙上,把她给圈在了你的怀抱里面。



「让一让,别挡路,今天宫中发饷银!」她把你推到了一边,着急的说完后就目不斜视的走了。



今天的娴妃依旧缺钱。可能是理发生意最近不好……







【高贵妃】

「啪!」你的手一下子撑在了墙上,把她给圈在了你的怀抱里面。



「这唱的是哪一出戏啊?」她皱眉看着你,挑高了嗓音问道。



「武松打虎!」你看着她调侃道。



「这出戏我没学过,你会唱,教给我听听?」她兴致勃勃的说道。



单蠢桂芬的戏痴人生,我看她跟戏服过一辈子就挺好的。







【乾隆】

「啪!」你的手一下子撑在了墙上,把他给圈在了你的怀抱里面。



然后你狠狠给了他一脚。踹的他嗷嗷直叫!



大猪蹄子你还指望什么壁咚!







【海兰察】


「啪!」你的手一下子撑在了墙上,把他给圈在了你的怀抱里面。




「你手疼不疼?疼不疼?」他着急的看着你,握住了你的手腕,把你的手给拿到了眼前,当看到你泛红的掌心的时候,他不满的说道:「你的肉这么嫩,拍那么用力做什么?你看看,都红了!我给你吹一吹吧!」




希望明玉跟他好好的。







【顺嫔】

「啪!」你的手一下子撑在了墙上,把她给圈在了你的怀抱里面。



她眼波流转,轻笑一声后,抬臂勾住了你的脖颈,娇软的身体靠了过来,先是垫脚轻咬了一下你的下颌骨之后,才不紧不慢的吻上了你的嘴唇。



性感顺嫔,在线撩你!








【富察容音】


「啪!」你的手一下子撑在了墙上,把她给圈在了你的怀抱里面。



「你这是做什么?」她一脸不解的看着你。



「不做什么,我就是……」看着她的眼睛,你有些手足无措。



「那还不把手收回去?若被皇上看见了,又要说你僭越无礼。」她无奈的摇了摇头。



「哦——」你讪讪的应了一句,把手从墙上拿开了。



「走吧,跟本宫回长春宫了。」她向你伸出了手,温柔的说道。



有富察容音在的地方,就是人间乐土,她是白月光。









——多cp预警——



【令后】

「啪!」魏璎珞的手一下子撑在了墙上,把皇后给圈在了她的怀抱里面。



「璎珞?」皇后的神情有些费解。



「娘娘!奴才、奴才其实喜欢您很久了!」魏璎珞咬咬牙,视死如归的说道。



皇后听完对方的话后,怔愣了一下,接着微笑着说道:「本宫亦然。」








【沉音】


新入宫的顺嫔把皇后给壁咚了……



哦!!!她还亲皇后娘娘了!!!



我的老天爷!她还没事就亲皇后娘娘!



有天晚上顺嫔没出皇后娘娘的寝宫……



然后第二天皇后就免了各宫嫔妃的请安……



听说最近科尔沁大草原的马都在皇上的头上吃草。







【富察姐弟】


傅恒一直想抱一抱自己的姐姐……



可他还没能这么做,姐姐就进宫了。



他就再也没有机会了。



「这不得体。」他对自己说,「有些事情,想一下都是大不敬。」







【傅璎】


傅恒想壁咚魏璎珞……



想得美!



魏璎珞壁咚傅恒才是真的!








【秦岚x我】


我想壁咚秦岚!


我接着想!

《航班晚点三个小时2.0》(延禧攻略令后cp)

内容提要:


「小猴子,我这边飞机晚点了,你不用等我了,早点睡吧。」


【电量过低,手机自动关机】





「不要啊!!!!」


「是不是南方航空?!」


「我要告他们家!」


「什么玩意啊!我上次就晚点了!」


「1551,姐我想你!」


「我现在一个人待在家里特别害怕。」


「我靠靠靠!刚才打雷了!」


【一条雷声的语音】


「姐,你听到了吗?」


「抱紧你的宝宝!」


「我买了啤酒和炸鸡等你回来。」


「炸鸡这个东西要是凉了怎么热啊?」


「微波炉就行吧?」


「你家微波炉跟我家的一样诶!!!」


「缘分注定让我们在一起。」


「我擦!下雨了!!!」


「果然不出我所料!」


「你们那边都晚点一个小时了。」


「我边看电视剧边等你吧?」


「我能不能吃你的薯片??」


「你喜欢烧烤味的还是番茄味的?」


「我要不每样都给你留一半吧?」


「想喝快乐肥宅水……」


「不敢点外卖……」


「害怕送餐小哥给你送过吃的,现在又认出我来怎么办?」


「我还是看电视剧吧……」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聂远老师笑死我了。」


「他真的好大猪蹄子啊233333」


「姐!!!富察容音真是太好看了!」


「你更美!」


「突然想起小时候看知画时的恐惧了23333」


「……姐你别误会……」


「我没说你老……」


【对方撤回了三条信息】


「你们晚点两个小时了……」


「这边雨有点停了。」


「我好想你。」


「我给你唱林俊杰的歌好不好?」


【一条《一千年以后》的歌声的语音】


「哎呀,还是他本人唱最好听!」


「你跟我去演唱会就知道了!」


「这个点了,你是不是饿了?」


「机场的麦当劳可贵了。」


「姐你助理让不让你吃奥利奥啊?」


「姐你要是累了就睡一会啊!」


「有人认出来你吗?」


「我上回就被认出来了。」


「你比我好认!你这么好看!!」


「我好想你啊。」


「我真喜欢你!」


「我要把你的cut都存到手机里,天天看!」


「还有动图!」


「还有照片!」


「你说我换个上面有你照片的手机壳行不行??」


「我问问我经纪人啊。」


「他说不行……」


「伤心QAQ」


「姐姐抱抱亲亲才能好!」


「要不我在里面贴个你的贴纸,外面套个磨砂的壳?」


「我真聪明!!!」


「快夸我!!」


「我去淘宝看看啊!」


「你看这个贴纸好不好看?」


【一个淘宝界面的截图】


「反正我看挺好的。」


「你怎么看都好看!!!」


「下单了!」


「三个小时了……」


「我还是看看飞你那边的航班现在有没有,我去找你吧?」






——番外——


「姐,手机充好电了,你的消息又炸了……」


「……给我吧。」


「刚才手机没电了,现在已经准备起飞了。」


「你早点休息,别老玩手机了。」




「得令!」







——番外的番外——


原来三个小时这么短,我想着你想着你,就慢慢的过去了。



原来三个小时这么长,我盼着你盼着你,你也没打开门给我一个拥抱。



飞回来要多久?反正不用三个小时。

《航班晚点三个小时》(延禧攻略令后cp)

「烦!」

「烦死了!」

「想你!」

「闹心!」

「我不是说你闹心,我说我想你!」

「破飞机!」

「啊啊啊啊啊啊!」

「我要是有翅膀就好了!」

「飞毯和飞天扫帚也行。」

「晚点一个小时了!」

「我们贵宾室来了个小孩……」

「他吃了一盒的奥利奥!」

「我也想吃QAQ」


「我想和你一起吃,草莓味的。」


「我更想你!」

「我喜欢你!!!」

「那小孩他妈认出我来了!」

「她管我叫魏璎珞23333」

「我给她签名了,她还谢谢我了。」

「估计看见你得更激动。」

「毕竟你是仙女~」


「人人都爱富察容音!」


「富察容音爱我~」

「经纪人叫我别老烦你,让我看会儿书。」

「我看不下去……我想你。」

「晚点两个小时了……」

「我要疯了!!!!!!」

「我经纪人都睡着了。」

「他又醒了……」

「我睡不着,我想你。」

「我想跟你一起睡。」

「我睡你,你睡我都行。」

「睡来睡去,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我要累死了!」


「我好委屈(´._.`)」

「姐姐抱我才能好!」

「林俊杰都不行!」


「你跟我一起去看演唱会呗?」


「就这么定了哦。不许反悔!」

「快要三个小时了……飞机是在现造吗?」

「机场的麦当劳真贵……」

「他们不让我喝可乐……」

「我想去卫生间哭一会儿。」

「三个小时了……」

「我看我还是跑回去见你比较靠谱。」

「咦!!!」

「飞机来了!」

「我要登机了!」

「先不说了!」

「爱你摸摸哒!」

「等我哦!比心!」







——番外——

「姐,你手机消息炸了……」


「我知道谁干的……」








——番外的番外——

飞机延误三个小时,一个成年人睡去又醒来,一个小朋友吃完了第四盒饼干,一个女人画完了精致的妆容,有人在机场修改完了他的论文,有人阅读完了67章的网络小说,而我啊,给你发了无数条的消息。



三个小时有多长,我第五百七十二次的想你,疯了一样的想要跟你在一起。

「南海之外有鲛人,水居如鱼,不废织绩。其眼泣则能出珠。」——《搜神记》






这个时候不是饭点,酒楼里没什么客人。魏璎珞把手里面的精怪小说放下了,畅想着问道:「你说这世界上真有鲛人存在吗?」



「你信这个?」旁边的一起打杂的小姑娘怼了一下她一下,嗤笑着说道。



「干什么不信?」魏璎珞不高兴的梗着脖子说道。



「神话都是骗人的!哪能有人活在水里啊?」那小姑娘皱着眉头反驳道。



「所以是鲛人啊!」魏璎珞重点读了一下「鲛人」两个字。



「都说什么呢?我养你们是干瞪眼的啊!不好好给老子我干活!今天都没饭吃!」掌柜的这时来了,看见闲谈的两人怒生呵斥道。



「对不起,掌柜的!我这就干活,这就干活!」搭档洗碗的小姑娘灰溜溜的道歉了,顺便还瞪了魏璎珞一眼。



魏璎珞了撇了撇嘴,也不言语,只把那本精怪小说往怀里又塞了塞,去大厅那边收拾碗筷去了。



身后是掌柜的骂骂咧咧说她是个丧种的声音,魏璎珞已经没有心情再去理会对方和鲛人神话是不是真的了,今天是她姐姐魏璎宁出嫁回门的日子,她得早点回去收拾一下,不能让姐姐丢了面子。



时值大楚奉安八年隆冬,下午的时候下了一场大雪,魏璎珞看了一眼酒楼的外面,白花花的雪地晃的她闭上了眼睛。



「近日贪狼星现,主杀伐霍乱。微臣观有异像自淮安城东起,气势如虹,锐不可当。」一个一身道袍的年轻人站在大殿之上向龙椅之上的君王躬身说道。



「国师何意?」九串的冕旒挡住了帝王的神情,晦暗莫测。



「臣欲一探究竟。」年轻的道长语气不卑不亢。



「那边可有动静?」龙椅上的男人给了这样一个问题。



「自先帝去后便销声匿迹。」道士不假思索的回答道。



「父皇……他究竟是去了,还是……」剩下的话语淹没在手指敲击龙椅的声音中。



「陛下。」年轻的道人又鞠了一躬。



「准奏。」皇帝说完便起身离去,地龙烘的热气腾腾的宫殿突然有寒意弥漫。



那道士的神情郁郁,半天才直腰走出大殿。



一场无妄之灾就要降临人间,可除了执棋手之外任何人都无知无觉。



海底深处有暗流涌动,幽蓝色的烛火被点亮,若是不熄灭,便可长明万载。



这边魏璎珞把炒好的菜端上了桌子,姐姐到达家里的时间比她预计的要晚了一下。



「可能是大雪耽搁了路吧?从淮安城东边回来再过一会儿就能到了吧?」她自言自语的说道。



屋子里面寂静无声,只那外面的雪,下的愈发的大了。






——作者的话——


依旧是脑洞,可能没有下文。


随便看看吧。

《大概是暗恋》

十八岁的夏天,魏璎珞什么也不敢做,因为她高考只考了一个普普通通的大学,出于某种愧疚朋友们都出去浪了,只有她天天在家帮妈妈刷碗。



要说有什么是勇气可嘉,最多就是在街边摊那里多吃了一串羊肉串——老板数多了一串给她,而她发现了没多给钱。



9月是背着行囊背井离乡,哦不对,说是求学在外更好听一些。没有汽笛和九又四分之三站台,全都是人和笨重的行囊。



锅碗瓢盆全不用带,爸妈想送,魏璎珞也没同意。动车其实快的很,她却坐的k字打头的特快,咣当了11个小时才到站下车。



剩下的是心烦和意乱,怎么看都是家乡的秋天更好一些,大学这边的倒是平白勾起了几分思乡之情。枕头湿漉漉的,18岁的大人只会流汗,不会哭泣。



寒假魏璎珞过年回家,足足胖了三斤,吵吵嚷嚷的气氛在早上被逼着大扫除的时候推到了顶峰,谁说学土木工程的都能当建筑师啊?不知道工地搬砖才是基础嘛?!



「可快点开学吧。」她把耳塞堵在耳朵里的时候念叨道。



可再开学她就发现身边的人都不知道从哪里捡了个对象,就剩下她一个形单影只的。下课吃饭都他妈让人闹心。



然后她就发现自己喜欢上了一个人,不是小时候的白马王子,更不是小说里的清俊少年。是来她们学校举办一个活动的学姐。可喜欢学姐更闹心,尤其还是喜欢不是自己学校的学姐那简直闹心的都能闹出鬼了。



魏璎珞活了19年,一直平平淡淡,普普通通。难得去一回高端学府,主要目的还是蹲坑,人家看她眼巴巴的瞅着门口,都以为她过来蹲渣男的呢。



「哦哦哦,我,我找容音。」


「你是她妹妹啊?」


「嗯嗯,不算。」



人家就像看傻子似的看她,魏璎珞就一溜烟的跑了。她听见身后有人说「容音,有个小姑娘找你,你妹妹吗?」然后那好听的嗓音说「我没有妹妹啊。」



「那你有没有对象?」魏璎珞最近的梦话天天都是这个。


喜欢别人真是累,累的心甘情愿,天天云山雾罩、悲春伤秋的。看个关于暗恋的狗血电视剧都丫的能哭没一包纸巾。




「嘛呢?」室友是个京城的,张口就是这么一句。


「我替她委屈。」魏璎珞抽抽噎噎的说道。


「这看不下眼去的,得嘞,我可走了。」室友翻了个白眼起身走了,魏璎珞哭的更惨了。


「怎么就不行呢?」她看着手机上面的漂亮女演员在戏里哭,就又撕开了一包面巾纸。




大三都忙得很,忙着考研,忙着玩,忙着约会,和来不及后悔。容音那顽石被砸出来条缝,那还是顽石。



「璎珞,你要好好学习啊,争取来我们学校读研究生。」容音笑着说道。


「学姐呢?在本校读博吗?」


「我?我已经准备申请出国了,成功的话大概要有三到五年不在国内。」


「哦——那、那祝你成功。」


「谢啦,你也好好努力,别老一天魂不守舍的。」


「嗯。」



22岁的夏天,魏璎珞什么都敢做,她敢喝一箱的啤酒掺白酒,还敢喝完开车去机场,却不敢在容音的家人为她送行的时候冒出头来给对方一个拥抱。



6月的天气喜怒无常,晴空万里和瓢泼大雨共存于世。



这世界上的爱有成千上万种,我为你淋了一场大雨,这一切就都烟消云散,再不重来。



仔细一想,有些人光能遇到就是幸运。






——番外——


「我回来你哭什么?」

「喜,喜极而泣。」


顽石还是被敲碎了,可没有孙悟空这种盖世英雄,只有温柔的公主和暖和的怀抱。


「你知道海子的《日记》吗?」


「知道啊。」


「里面有一句“姐姐,今夜我不关心人类,我只想你。”我现在对你就是这种心情。」


「你说我不是人?」


「…………你确实不是人。」


「你就这么跟你姐说话!」


「在我心里,你是仙女。」

《白昼如焚》(延禧攻略令后cp)

写腻了古风和沙雕,突然有些想尝试翻译风格和意识流。


爱咋咋地吧,就这玩意,不爱看我也没办法。


人物ooc,不喜勿骂,谢谢合作!


cp配对:容音x魏璎珞(文章并未出现姓名,可代入真人阅读)



——正文——

年少的爱恋总是欢愉的,像是会歌唱的百灵鸟和飘荡在威尼斯水面上的木船——它们共同拥有飘飘忽忽的甜甜蜜蜜。




女孩子的喜欢是藏不住的,她们用细白的手指捂住了嘴不说出来,可乌黑圆润的眼睛还是会把渴慕的光映射在恋慕人的身上。




当歌曲响起时,会牵住心上人的衣角,微微用力吸气才能平复心跳,年下者白日的黏人和夜晚的温驯是截然相反的共生。




她简直剔透的像是一枚琥珀,有干净的泪水被封存,女孩在撒娇时才会哼唧着叫「姐姐」,衣领敞着,扣子打开,雪白羽毛的鸽子被呼啦啦的放飞,恣意的进入蓝天,只剩下散乱的绒毛铺陈满地。




下雨天气时明媚的心情总会被弄得失落,湿哒哒的像是浸泡了雨水的三明治和被洒水车灌了一瓶的高级香水。




「你得负责让我暖和起来。」女孩儿皱着鼻子凑到年长者的身旁,骄矜的像只品种名贵的猫或者毛茸茸的小狮子。




年上用细腻的羊毛袜子摩擦她笔直的小腿,床头是祖母绿的,台灯是暖橙黄的,女孩是洁白无瑕的,白昼如焚,烫的人心里烧起了一团火。爱被囚禁于怀抱里,于无声无息处黯灭又点亮。




「适可而止,月亮和太阳总不会有一个属于你。」年上者谆谆教导道,语重心长。




「那就送我一朵玫瑰花,然后我就跟您走。」小姑娘的话天真稚气,甜的像是咬了一大口的草莓威化被嚼碎含在嘴里。




女人没有办法,只得给她梳头,启发她的成长——她还是喜爱她的,就像鼹鼠喜爱黑暗。




毛衣的线起了一个头,手指捏住一揪就能扯出一长根,窗户是落地的,外面的霓虹灯不到时间才不会亮起。明天早餐最好是火腿煎蛋才能补充此刻迅速流逝的体力。




「再买个沙漏放在床头。」年下抱紧了年上,腻歪的说道。




「为什么?」年长者颇为纵容的问道。




「你看我能撑多久。」她说完就抬头咬上了身上人挺直的鼻梁。




年上者的鼻骨被自家小狮子咬了一口,却也不气,只因一点也不疼,她也愿意容着这不懂事的凶蛮淘气。




若美丽是财富,则她们拥有着共同的宝藏,且富可敌国。番茄酱的罐子里面红的像是阿多尼斯的血,那被维纳斯哀悼的美少年终究是一场梦境。




女孩儿吻上前辈的肩胛骨,拉扯着对方不肯罢休,砂糖壶打翻,咖啡甜的腻人。美人鱼不会说话,快乐王子没有眼睛。




人间太暖,夜晚太凉;夏天太短,冬天太长。




你与她相爱,岁月漫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