测量学

与君初相识,犹如故人归



【封面和头像来源于@钱忆】

【其余简介请看置顶】

「南海之外有鲛人,水居如鱼,不废织绩。其眼泣则能出珠。」——《搜神记》






这个时候不是饭点,酒楼里没什么客人。魏璎珞把手里面的精怪小说放下了,畅想着问道:「你说这世界上真有鲛人存在吗?」



「你信这个?」旁边的一起打杂的小姑娘怼了一下她一下,嗤笑着说道。



「干什么不信?」魏璎珞不高兴的梗着脖子说道。



「神话都是骗人的!哪能有人活在水里啊?」那小姑娘皱着眉头反驳道。



「所以是鲛人啊!」魏璎珞重点读了一下「鲛人」两个字。



「都说什么呢?我养你们是干瞪眼的啊!不好好给老子我干活!今天都没饭吃!」掌柜的这时来了,看见闲谈的两人怒生呵斥道。



「对不起,掌柜的!我这就干活,这就干活!」搭档洗碗的小姑娘灰溜溜的道歉了,顺便还瞪了魏璎珞一眼。



魏璎珞了撇了撇嘴,也不言语,只把那本精怪小说往怀里又塞了塞,去大厅那边收拾碗筷去了。



身后是掌柜的骂骂咧咧说她是个丧种的声音,魏璎珞已经没有心情再去理会对方和鲛人神话是不是真的了,今天是她姐姐魏璎宁出嫁回门的日子,她得早点回去收拾一下,不能让姐姐丢了面子。



时值大楚奉安八年隆冬,下午的时候下了一场大雪,魏璎珞看了一眼酒楼的外面,白花花的雪地晃的她闭上了眼睛。



「近日贪狼星现,主杀伐霍乱。微臣观有异像自淮安城东起,气势如虹,锐不可当。」一个一身道袍的年轻人站在大殿之上向龙椅之上的君王躬身说道。



「国师何意?」九串的冕旒挡住了帝王的神情,晦暗莫测。



「臣欲一探究竟。」年轻的道长语气不卑不亢。



「那边可有动静?」龙椅上的男人给了这样一个问题。



「自先帝去后便销声匿迹。」道士不假思索的回答道。



「父皇……他究竟是去了,还是……」剩下的话语淹没在手指敲击龙椅的声音中。



「陛下。」年轻的道人又鞠了一躬。



「准奏。」皇帝说完便起身离去,地龙烘的热气腾腾的宫殿突然有寒意弥漫。



那道士的神情郁郁,半天才直腰走出大殿。



一场无妄之灾就要降临人间,可除了执棋手之外任何人都无知无觉。



海底深处有暗流涌动,幽蓝色的烛火被点亮,若是不熄灭,便可长明万载。



这边魏璎珞把炒好的菜端上了桌子,姐姐到达家里的时间比她预计的要晚了一下。



「可能是大雪耽搁了路吧?从淮安城东边回来再过一会儿就能到了吧?」她自言自语的说道。



屋子里面寂静无声,只那外面的雪,下的愈发的大了。






——作者的话——


依旧是脑洞,可能没有下文。


随便看看吧。

评论(22)

热度(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