测量学

愿你前路有星辰,恰似人间万古春



【封面和头像都是法国女星伊莎贝尔.阿佳妮】

【其余简介请看置顶】

《星星》(延禧攻略令后cp)

《小狼狗咬人》脑洞的拓展练习。(脑洞详情点击直接阅读)



再一次证明我是真的宠粉。



人物ooc,不喜勿骂,谢谢合作!



cp配对:魏璎珞x富察容音





——正文——



乾隆十三年冬,皇后富察氏因不堪丧子之痛导致心神恍惚难当后位,被废为康妃,囚于长春宫内。其宫女璎珞聪慧敏锐,体贴圣意,今上爱怜有加,着封为令贵人,同年加封令妃,赐居延禧宫。






「娘娘?璎珞来看您了。」即使从昔日身份低微的宫女变成了如今宠冠后宫的令妃,可魏璎珞对那人说话的语气还是那么小心翼翼。






时值初冬,富察容音穿着一身白衣,并未束发,坐在已经有些破败的长春宫院内的石凳上,目不转睛的看着已经凋谢许久的茉莉花丛,一言不发。






「娘娘?」魏璎珞又唤了一声,与此同时她小心的靠了过去,把自己身上的斗篷解了下来,动作轻柔给披到了富察容音的身上。






「我死了吗?」感受到背上温度的富察容音转过了头,眼神期许的看着魏璎珞询问道。






「您没有。」听闻此言的魏璎珞露出了一个僵硬的笑容,心中苦涩的回答道。






这边的富察容音听闻自己未死,在露出了茫然不解的神情后说道:「可永琏和永琮都还小,我还得去照顾他们啊。」






「他们很好,娘娘您不需要去照顾他们。」魏璎珞用了点力气把人从石凳上给扶了起来,准备给带回屋子里面。






富察容音也顺从的起身,在走了两步之后她似乎想起了什么,于是看着魏璎珞露出了一个笑容,问道:「你是谁?」






「奴才是您的宫女。」魏璎珞伸手把对方圈到了臂弯里面,对方可能是在外面坐了太长时间,隔着一层衣服魏璎珞都觉得她手臂简直冷的像是一块冰。






「你是宫女,那本宫的璎珞呢?」富察容音听到这话突然从魏璎珞的怀里挣扎了出来,警惕的退后了两步。






「娘娘,我就是您的璎珞啊。」魏璎珞的眼睛里面泛起了一层水汽,她看着眼神惊慌的富察容音想把对方重新抱到怀里。






「你是璎珞?」对方偏头看了看她,似乎在分辨什么。






而魏璎珞看着她这样的表现,已经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了。






「璎珞,真的是你!」富察容音似乎是认出了对方,她上前抓住魏璎珞的手有些急切的说道:「你要好好照顾自己,本宫留了一封书信给皇上,他看了之后会放你出宫。等你出宫之后就好好过日子,切记不要再莽撞行事了,在外面这回可没人能护着你了。」






魏璎珞等对方说完之后才面无表情的问道:「那娘娘呢?」






「我已经对这里没什么留恋了。」富察容音不知想到了什么,眼神又涣散了起来。






「所以你还是要死。」魏璎珞说出这句话后在自己的嘴里尝到了腥涩的味道。






「璎珞,我累了。」富察容音有些疲惫的说道,握着对方手也无力的松开了。






魏璎珞一把把人给拉了回来,并死死的抱在了怀里,她咬牙切齿的说道:「我不许!」






「璎珞……」富察容音被人抱在怀里有些无措的唤道。可这边的魏璎珞根本不去理会,只是自顾自的用半搂半抱的姿态把她给牵进了屋子里面。






虽然宫殿已经有些破败,但由于她这个令妃娘娘盯得紧,长春宫内这碳火等过冬的物件还算齐全。魏璎珞让对方坐在床上,自己这边就亲自动手很是麻利的把碳火给点上了,随着火炭的燃烧,屋子里面渐渐开始暖和了起来。






等过了半晌,魏璎珞看着坐在床上眼神又开始变得茫然的富察容音,向从前一样把自己脸贴到了对方的膝盖上,哽咽的哀求道:「娘娘,算璎珞求您了,您不要离开我好不好?」






富察容音像是没听到对方说了什么一样,只是垂下眼睛看着魏璎珞柔和的问道:「璎珞,你父亲的病好了吗?」魏璎珞抬起眼睛望着对方,觉得她的睫毛比上一次见面时感觉又长了一点。






「姐姐。」魏璎珞轻声说道,「我一直把您当成我的姐姐。」






「可我真的累了。」富察容音的神情平静,她抚摸着魏璎珞的头温柔的说道。






无论多少次都只得到同样答案的魏璎珞几欲发狂,眼睛里面已经有鲜红色蔓延,她凶猛的起身撞了上去,富察容音被她压倒在了床上。







「为什么不肯只看我一个人呢?我是不会让您失望的啊!是我做的还不够好吗?」她喃喃自语的说道,雪白的牙齿已经陷入了身下人优美的天鹅颈中,在嘴唇开合间甚至能感到有血液涓涓流动的热气。






「璎珞?」富察容音似乎还不明白发生了什么,现在她整个人都被魏璎珞压在床上,手脚也都被她给禁锢的动弹不得。






「娘娘就当是为了璎珞而活不可以吗?为什么非要离开呢?」魏璎珞说完之后开始合拢齿关,随着力道的增大有红色的痕迹和青色的血管在富察容音的脖颈处浮现。






但窒息并没有改变富察容音的神情,她依旧是那么慈悲又平和的唤道:「璎珞——」






就这么一声简短的称呼,魏璎珞开始改咬为吻,从刚才深红色的齿痕处开始,缠绵的移到了对方下颌骨那里。尖锐的犬齿刮擦过皮肤带来的痛意很快就又被濡湿的舌尖安抚下来。魏璎珞松开了一只用来按住对方的手,改为蒙住了富察容音的眼睛。






「容音,我要把你锁起来,你就是死也只能被我做死在床上。」她说这话时语气让人不寒而栗,可吻已经转移到了对方的唇角处,力道轻柔。魏璎珞轻轻的触碰着那淡粉色的下唇瓣,在含住之后也只是轻轻的吸吮,并不深入。富察容音被松开禁锢的那只手在这时抚摸上了对方的脸颊,得到回应的魏璎珞的舌尖也叩开了身下人的齿关。






唇齿交缠间屋内的碳火烧的劈啪作响,富察容音的眼睛还被魏璎珞用手给蒙着,但并不妨碍她却从自己指尖处传来的凉意知道身上那人哭了。






「为什么呢?我只是想要解脱,你该替我感到高兴啊?」她在心里这样想着。






然后魏璎珞的回答就传入了她的耳中,那孩子哽咽的说道:「奴才只是想要一颗属于自己的星星啊。」

评论(38)

热度(8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