测量学

愿你前路有星辰,恰似人间万古春



【封面和头像都是法国女星伊莎贝尔.阿佳妮】

【其余简介请看置顶】

《血腥爱情故事.二》(延禧攻略令后cp)

七夕贺文来了,昨天晚上我就写好了。


接上文《血腥爱情故事.一》(点击直接阅读)


还是那句话,有人看就写,但别催更,我最讨厌催更。


现代黑暗paro,


人物ooc,不喜勿骂,谢谢合作!


cp配对:精神科医生魏谨言x妄想症病人傅容音




——正文——

第二章

没用多久魏谨言就拿到了傅容音的住院治疗同意书,Y市大名鼎鼎的傅家大小姐就这样被自己的父亲傅荣保亲手送入了精神疗养院。思及至此魏谨言就不由得嘲讽的勾起了嘴角。



「您可以走了。」她对满脸踌躇的男人下达了驱逐令,「即使您留在这里也不会对傅小姐的治疗起到任何效果。」她毫不留情的说道。



「那、那小音她就麻烦魏教授您了,我会常来看她的。」傅荣保的眼眶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红了起来,以他这种已经60岁的男人的观念来看,素来优秀令人骄傲的女儿疯了的确是一种莫大的打击。



魏谨言看到对方这样的模样后,露出了自两人见面以来的第一个和颜悦色的表情,她微笑着说道:「还请傅先生放心。」



傅荣保看了她一眼,深吸了一口气,狠了狠心,然后便咬牙转身离开了。他走的干脆利落,甚至没有回头再看上一眼。也就没能发现魏谨言的嘴角也在他转身后就又变成了一条绷紧的直线。



她在傅荣保离开后才推开了心理诊疗室的门重新走了进去。「富察小姐久等了。」魏谨言彬彬有礼的说道。


现在时间距她刚才的离开已经过去了有半个多小时,正常人大概都会想着出来找一找,或者感到非常的不耐烦,可偏偏傅容音却毫无所觉,甚至在屋子里面悠哉的跳起了舞。



「啊,你还在啊?」傅容音见她进来,停下了跳舞的动作,笑眯眯的问了一句。



被她这么不软不硬的刺了一句,魏谨言的脸色却连变都没变,「也对,反正她也不是什么正常人」她在心里这样冷笑着想道。但面上却不动声色的回道:「您父亲傅先生让您再住院观察一段时间,他很担心您的健康。」



「我爸爸?」傅容音茫然的反问道,「可我爸爸早就死了啊。」她说出这话的神情是全然的无辜。



「傅先生恐怕不会愿意听到你这么说。」魏谨言假笑了一下后反驳了回去。「现在请您跟我走吧,我带你去你的疗养间。」她伸手做了一个请的姿势。



「你是我身边的宫女吗?」傅容音偏头疑惑的问道。



听到这话的魏谨言侧头看进了对方的眼底,那是一种茫然涣散的眼神。像是想到了什么,魏谨言皱着眉头从齿关间挤出了一句话:「我会记得多给你开一倍的利培酮。」



傅容音又笑了,她把手搭在了魏谨言的手臂上,姿态优雅的说道:「我还不知道你叫什么呢?」



魏谨言听到对方这样说后,神情猛的一变,她用她那比平常人要浅淡一些的瞳孔直盯盯的看着傅容音,神情阴郁的像极了危险的冷血动物。因为她把声音压的极低的缘故,所以说话间喉咙里面有丝丝缕缕气音,「那我就再告诉你一遍」她把嘴巴凑到了傅容音的耳边咬牙切齿的说道:「这回你一定要记好了,我叫魏谨言。」



傅容音的神情没有丝毫改变,确切一点儿来说她一直都是那副天真无邪的样子,十足的是个精神病人的状态。眼波流转间她就把头侧了过去,对方的嘴唇就擦过了她的耳垂。被嘴唇上传来的触感惊到了的魏谨言猛的退后了一步,她看见傅容音微笑着评价道:「谨言慎行,真是个好名字。」



对方的话让魏谨言的神情又沉了下去,她一把抓住了傅容音的手臂,力气大的让对方小声的抽了一口气。「闭嘴!」她几乎在压抑着胸腔里面的咆哮。



傅容音的眼睛里面已经痛出了泪花,她不知所措的问道:「谨言你为什么这么生气呢?」



魏谨言感觉自己的咬合肌在抽动,她猜她的面部这会儿肯定已经扭曲变形。在缓缓的吐出了一口气,她强行压下了心中暴躁的欲望,恢复了最初的状态。



松开了对方的手臂,魏谨言又后退了一步,垂头说道:「抱歉,傅小姐,是我失礼了。」



傅容音摇了摇头,表情不虞的说道:「我真的不叫傅容音,谨言你又忘了。」



「抱歉。」魏谨言这回没在说什么,只是打开了门,敷衍的道了歉,「现在跟我走吧。」她看着傅容音姿态强硬的说道。



疗养院的特殊病房条件非常好,基本跟五星级酒店的高级间相差无几。傅容音本身在没得病之前就不是那么耽于享乐的人,这回也没有说出什么挑剔的话。而魏谨言把人送到之后就走了,现在已经是晚上六点半了,她早就该下班了。至于傅容音住的习不习惯,她根本就没放在心上,傅容音是个精神病人,又不是个脑瘫患者,没人有照顾她起居的必要责任。



但魏谨言还是高估了自己的自制力,也低估了往事对她的影响力。



半夜12点,她从沉沉的梦魇中醒来,可即使已经清醒,噩梦给她带来的暴怒的感觉依然犹如跗骨之蛆一般紧紧的缠绕着她,让她不能呼吸。



魏谨言大力的掀开了被子,面沉如水的穿好了衣服,她的脑子里面跑过了千军万马,有无数面目狰狞的魔鬼在撕扯吼叫。



她开车直奔疗养院而去。



手机屏幕上有幽幽的蓝光,上面显示的时间是12:47分,魏谨言现在站在傅容音所住的疗养间的门前,她按了按门把手,没锁。



魏谨言就那么随意的推开了房门,走了进去。



跟酒店的格局一样,进门经过一个洗手间就是床,魏谨言看着毫无防备的躺在床上睡得正香的傅容音,只觉得脑子疼的像是有谁在用锤子去砸一样。



她从风衣的口袋里面拿出了来时放进去的水果刀,刀锋闪烁着凛凛的寒光。



「为什么已经不记得我了,还要说出这种话呢?」魏谨言喃喃自语的说道,她又向前走了一步,吸气的时候鼻尖又嗅到了熟悉的血腥气。



暗夜里的怪物找到了深渊,她就要纵身跳下去了。

评论(34)

热度(3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