测量学

“我爱你,远不止三千次。”


【其余简介请看置顶】

《寒疾》(延禧攻略令后cp)

我发现了,无论我写了什么脑洞,底下的粉丝都永远吵着要我发车,又是递键盘,又是买笔墨纸砚搬书桌的。还有给充电和擦清凉油的……你们是要成精吗?这是要逼死我啊!



但谁让我是个宠粉的人,你们都想看我就写。靠爱发电说的就是我本人了。这个车开完我就要疯了,你们不给我红心蓝手和评论,我就再也不开车了!




人物ooc,不喜勿骂,谢谢合作!




还有文中「妾将红帐暖,恰好栖鸳鸯」这句诗是我自己编的,没文化真是对不住大家了。




cp配对:魏璎珞x富察容音




——正文——




魏璎珞不知道现在是什么状况,她只记得自己饮了酒,熏熏然时分便要回房间休息,可没想到走在回去的半路上却被尔晴给劫走,对方让她去寝殿侍候娘娘。








要说侍候娘娘,魏璎珞还真的不是不愿意去。换做平时大概她早就跑的比后面有老虎追着还快的就过去了——可是现在她饮了酒,犯了一个不大不小的宫禁不说,还一身都是酒味,怕去到了熏坏了皇后娘娘这金枝玉叶的贵人。








于是魏璎珞被拉着往前走的时候就停着不动了,她看着走在前面的尔晴踌躇的说道:「尔晴……」








「怎么了?」尔晴回身不耐烦的问道:「有话快说,娘娘还等着呢!」








「我饮了酒,身上有味道。要不我还是换身衣服再去吧?」魏璎珞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








按说一般这时候尔晴都会同意这个为了娘娘好的要求,可现在尔晴却皱了皱眉头说道:「没那个时间了。」然后她又向魏璎珞靠了过去低声解释道:「娘娘的病犯了。」








这下子魏璎珞就明白了,也顾不上什么一身酒气和换衣服的事了,简直就是恨不得插上一双翅膀直接飞到皇后娘娘的卧室里面了。








「那快走吧!」魏璎珞说完拔腿就走,大步流星的就把尔晴给甩到了身后。








到了皇后娘娘内间门前的时候,魏璎珞简直就是更加肆无忌惮了,生怕别人不知道她有多受宠似的,也不等身后的尔晴先入内通禀一声,熟门熟路的掀帘就进。








「尔晴退下吧。」就在尔晴还没来得及发火的时候,屋里面传来了皇后娘娘温柔的声音,只是因为发病的缘故显得有些气虚。








连正主都说道了这个份上,尔晴还有什么不明白?只是应了一声便关门退下了。






「娘娘!」魏璎珞看着躺在床上,全身上下除了头外全裹在厚厚的被子里,还兀自瑟瑟发抖的某人不由得出声唤道。








「冷——」看见想见的人来了,我们那金尊玉贵的皇后娘娘也就没那么守规矩了,开口便是语调委屈的撒娇,只让人连天上的星星也恨不得登梯子给摘下了捧到她眼前,只为博她一笑。








「娘娘稍等。」魏璎珞一边应着,一边迅速去放热水盆那里洗了手,投了热毛巾。








「我冷……」皇后还在那边软乎乎的抱怨着,像极了不足月的小奶猫在叫唤。








「这样可好些了?」魏璎珞一手拿着热腾腾的毛巾擦在皇后娘娘失了血色的脸上,一手拽过另一床棉被敷在了那人身上,担忧的问道。








「还是冷。」皇后把脸往那热毛巾的方向上靠了靠,还是不知足的说道。








魏璎珞看着那人可怜巴巴的模样,一咬牙决定也管不了那么多了,干脆直接说道:「那奴才,抱一会儿?」至于「抱一会儿什么」她没说,但皇后那原本苍白的脸色却是带上了点红晕,只见她未不可察的小幅度点了点头,于是那原本裹得像是蚕蛹一样的厚被子就掀开了一小条缝隙,像是即将要破茧成蝶飞出一只蝴蝶般的样子。而魏璎珞则在对方点头的时候就动作敏捷的脱了带着寒凉气息的衣服,只剩下一件单薄的里衣钻了进去。








年轻的肉体带着温暖的热度靠了过来,舒服的让人从里到外都像是被温度适宜的水流冲刷过了一样。富察容音微微叹息了一声,闭上了眼睛。








「娘娘的睫毛可真长。」魏璎珞看着眼前那比莲花还要清艳上三分的容貌,由心赞叹道。








「璎珞生的也很好。」性格中带着些腼腆的皇后被年轻人那毫不懂收敛的热情给烫到了,她重新睁开眼睛有些羞涩的说道。








「但娘娘生的更好!」魏璎珞固执的说道,明明对方在夸自己,她却像吃了亏似的辩解道。好似怕年长者不相信,就又那么往前凑了凑,呼出的热气直直的打到了对方的脸上。








这下两人距离的就太近了,皇后在对方说话时嗅到了极为浅淡的酒气,那微甘的气味倒是不那么惹人讨厌。「你饮酒了?」她疑惑的问道。








被发现犯了宫禁的魏璎珞讨巧的伸出手,食指和拇指挨在一起,比了一个一点点的手势说道:「就喝了这么一点点!」








「味道很好闻。」皇后倒是没有斥责她的意思,她素来娇惯魏璎珞都成了习惯。








「是奴才自己酿的,里面用了很多果子,所以没有多大的酒味。」魏璎珞眯了眯眼睛,被夸奖后有些骄傲的说道。








「我也想尝尝。」皇后显然起了兴致,要说她没喝过什么好酒那是不可能的,天家贵胄,什么好东西没见过,不过就是对眼前人独有那么一分想要全部了解的占有欲罢了。








「可,可就在刚才都被奴才喝完了。」魏璎珞有些被自家娘娘提的这个要求给难住了,她不知所措的说道。








「那好吧。」为人处事都极为体贴,很会照顾别人想法的皇后娘娘点点头,掩饰了内心小小的失望。








魏璎珞看着皇后娘娘那明显就是失望了的样子简直急得像是火烧到了眉毛,她现在恨不得回到喝酒的时候打死那个猪一样的自己,怎么就那么能喝呢?都不知道给别人留点!她懊恼的想道。








于是补救一般,她赶紧说道:「奴才明年……」可话到这里魏璎珞却又顿住了,「明年什么?」她在心里想道,「现在——不就行吗?」魏璎珞看向躺在自己对面,用鹿一样美丽眼睛看着她,一副任君采撷模样的皇后,咽了咽口水。








这不得了的心思一动,其危险程度不亚于平底起了一声惊雷,只炸的人心神摇晃,魂不附体。








毫无所觉自己已经被人盯上的富察皇后还在那边轻轻软软的说道:「明年如何?」








「明年——」魏璎珞现在只被自己那心火烧的口干舌燥,脑子一片混沌,在本能的重复了对方的话后,她直盯盯的看着眼前人那色泽丰润的唇瓣,好似着了魔似的喃喃自语道:「还是现在比较好……」








身随心动的魏璎珞微微倾了倾脑袋,就这样含住了对方的唇瓣。








一瞬间,风生,水起。








海棠花上清晨的露珠,昨夜新开的茉莉最嫩的枝叶,这一切都比不上那人湿软唇舌的好滋味。








有缠绵悱恻的酒气随着逗弄间的纠缠递了过去,饮酒者和清醒者分别都应是谁也就渐渐地分不清了。一瞬间被拉长的像是一万年,不知今夕何夕。明黄账内有靡靡的暖光,正是花解语,夜来香。








当两唇分离时,有一线银丝牵扯了出来,可还未等落下就又被年下者轻巧的舔去。「娘娘可尝出来了什么?」魏璎珞坏心眼的故意问道。








「你……你放肆!」有些缺氧的皇后涨红着一张脸呵斥道,语调却因为刚才亲密的举动导致气息不稳,是故毫无威严可谈。








「是娘娘说想尝的,璎珞又不忍心让娘娘等一年之久,所以才放肆的。」魏璎珞展现出了跟刚才截然不同的巧舌如簧,振振有词的辩解道。








「你轻薄、轻薄于我,你还有理了?」富察皇后简直要被气笑了,她怎么不知道她的这个小宫女居然这么能说,或者说——这么气人。








「奴才是谨遵娘娘懿旨。」魏璎珞凑过去又啄了一下皇后的嘴角,顺带用舌尖舔了一口,像极了犬类生物在讨好卖乖的模样。








富察皇后则被对方的举动给吓得往后缩了缩,却又因为被子裹得太紧的缘故没能挪动分毫。「你……」她颤巍巍的看着魏璎珞半天也没能说出下文。只有眼角处一抹浅薄的绯红,透露出食草动物对食肉者无声的诱惑。








「现在娘娘如意了,那可否赏奴才样东西?」魏璎珞又往前蹭了一点,因为离得太近的缘故她都快要看不清对方的容貌了,只余下鼻尖处的一阵沁人心脾的花香。








「赏什么?」富察皇后现在动不了分毫,真真是应了作茧自缚那句成语,她现在觉得有什么可以变成燎原大火的东西就要烧起来了,甚至就连那顽固的寒疾在它面前也要节节败退,溃不成军。








「娘娘就赏了我吧。」没头没尾的一句话,又像撒娇,又像挑逗,从魏璎珞的嘴里说出来就显得更是格外的不正经。








富察容音觉得自己的一世清名要保不住了,但心里却丝毫不悔。从她存了那逾矩的心思开始,从她把魏璎珞叫到身边开始,她早就自断了那半分退路,更何况现在正是那「妾将红帐暖,恰好栖鸳鸯」的好时机。








「那便,赏了你吧。」富察容音听见自己这么说道,接着有什么比暖玉还有暖滑的东西伴随着柔软的触感摸索了过来,朦胧间她听见许是外面下起了雨,有伶仃的水声透了进来,从里到外,从上到下。于是就再也说不出半个不字,只能任由对方欺身而上。








初时大概只是和风细雨,藏在暗处的锦衣夜行。等柔和的前奏过去后接下来就是那激烈的琵琶曲,轻拢慢捻抹复挑,大珠小珠落玉盘,有倾盆大雨急催而下,只把茉莉与海棠都压弯了腰。








「烟视媚行。」事过半分,魏璎珞看着身下人的模样,脑中只有这四字浮现,她不由开始急促的喘息,心中贪念越聚越多,只恨不得把对方一口吞下吃入腹中永不分离才好。








「璎珞、璎珞……」富察皇后伸出来手环住了身上人的脖颈,一声声唤着对方的名字,像攀住了大水中最后一颗救命的浮木。








曲径通幽处,禅房花木深。有让人心动的湖光水色跃动在富察容音的眼间,平白就搅乱了人心间这一池春水。








这风流案到此也就没有个是非对错了,不过是彼此倾心引诱的结果罢了。








魏璎珞手上不停迎承着对方,只感觉抚摸流连之间那人的腰肢柔软的像是要化了一般,私心就更不敢用力,只怕毁了这人间瑰宝般的艺术品。








「可以再重点……」富察容音拉下不得要领的年幼者的头,在其耳旁羞涩的指导道。








「不疼?」魏璎珞不太相信的问道,手腕却发力随了那人的心意。








富察容音彻底说不出话了,延绵不绝的快感像丝网一般罩住了她,让她无处可逃,浑身都酸软的没有力气,有欢愉登上神智的顶峰,搅起滔天的风浪。








这飞蛾扑火的巫山雨云结束的却是毫无声息。美玉被收进了玉匣,光华敛尽后的默默无言也悉数融进了无边的夜色。








尘埃落定,魏璎珞抱着富察容音,闭上了眼睛。她想:「此一通大汗淋漓,这寒疾,以后也这般治就好了。」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104)
热度(2883)
©测量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