测量学

与君初相识,犹如故人归



【封面和头像来源于@钱忆】

【其余简介请看置顶】

《等光》(Miss Sherlock夏橘cp)

我不知道自己写了什么系列,反正大概就是医生死了,侦探瞎了之类的东西,爱咋咋滴吧!


不开放任何转载授权,包括站内转载。


人物ooc,不喜勿骂,谢谢合作


cp配对:夏洛克(女)x橘和都



——正文——

如果上帝想要阻止邪恶却不能,它不是万能。

如果它能阻止却不愿,它很恶毒。

如果它能并且愿意,恶魔从何而来。

如果它不能也不愿,为何叫上帝。

----伊壁鸠鲁悖论



“我经常梦到一座孤岛。”夏洛克说。屋里拉着黑色的窗帘,也没开灯,黑黢黢的一片,没有半点光进来。侦探坐在单人沙发上,双臂环绕着曲起的膝盖,落拓的像一只淋了一场大雨的猫。




“然后呢?”双叶健人坐在她对面问道。




“我很害怕。总是有爆炸的声音传过来。”夏洛克颤抖着说,若是双叶健人能看清她的瞳孔,就能发现那不正常的细微颤动。




“是孤岛上面发生了爆炸吗?”他这样询问道。




“我看不到。”夏洛克还在颤抖,她根本停不下来这个举动。



“那你在害怕什么?”双叶健人这样问道。




夏洛克开始死命的摇头,接着她突然间抬起头大声的问道:“和都呢?”,侦探从单人沙发上站起来,开始四处寻找——但可能是屋里太黑了,她的膝盖撞上了茶几,发出一声巨响,她疼的倒吸了一口凉气。




“除了孤岛还有什么?”可双叶健人全然没有在意他妹妹的问题,只是自顾自的继续询问道。




“我他妈问你和都呢?”夏洛克第一次对她的哥哥爆了粗口,面上的表情几乎变得狰狞。




“我问你除了孤岛还有什么?”双叶健人也从椅子上站了起来,他们兄妹之间的气氛在这一瞬间变得剑拔弩张。




“我看不到!我看不到!”侦探跌跌撞撞的重新坐到了单人沙发上,暴躁的嘶吼着。




“你的记忆宫殿还在吗?”双叶健人问道。




“太黑了,我什么都看不到。”夏洛克抬手堵住了自己的耳朵,以一种有些病态的语调小声嘟囔着。




“夏洛克!回答我!你的记忆宫殿呢?”双叶健人嵌住了他妹妹的肩膀,大声吼道。




“我看不到!它不见了!”夏洛克已经抖成了一片寒风中的树叶,她在哀嚎。




“那就重新把它建起来。”双叶健人依旧扶着妹妹的肩膀,却不再使用那么大的力气。




“我做不到……”侦探开始哽咽,她断断续续的说道:“哥哥,是上帝,是他抓走了我的和都。”




“上帝是假的,还记得我告诉过你的伊壁鸠鲁悖论吗?他不会抓走你的和都。”双叶健人看着他妹妹的样子,沉默了一会回答道,“你得把你的逻辑找回来,夏洛克。”他继续说道。





“可我什么也看不到,都是黑的,还有那个孤岛,我又听到了爆炸的声音。”夏洛克依旧紧紧的抓着哥哥的手臂,然后用尽全身的力气攥紧,好像她抓紧了最后一根救命稻草,或者悬崖边的蛛丝。




“冷静一点,你能做到。”双叶健人任由他妹妹用着能把他的手臂捏出淤青的力度抓着他,依旧镇定的说道。




“你骗我!和都去哪了?她到底去哪了?”夏洛克抬起头试图在一片黑暗中找到她兄长的脸,质问他,可她根本看不到。




“这个问题你已经知道答案了。”双叶健人看着他妹妹带着泪痕的面孔残酷的回答道。




“我不知道!”侦探猛的松开了手,她开始退后,可由于她还坐在沙发上,于是她只能把自己整个人缩进了那个单人沙发,“我得去找她,对!对!我要去找她!”夏洛克像是恍然大悟一般,自言自语的说道,她又重新站了起来准备要去寻找医生。




“夏洛克,我老了,你也不再年轻了。”双叶健人看着他那拥有天才头脑,现在行为却像一个精神病人的妹妹语气平缓的说道,“别任性了,好吗?”在说完这句话的一瞬间,这个已经早登高位的男人好像凭空苍老了十岁。




“对不起。”跌跌撞撞的摸索到门口的侦探停下了脚步,她僵硬的站在原地,向来骄傲的侦探低下了那高傲的头颅,小声啜泣着回答道,她蹲下身来抱住了自己。




“走吧!”双叶健人走到窗边,拉开了厚重的窗帘,有光芒洒了进来,照在了他们身上。





而侦探流泪的眼睛依旧茫然空洞的可怕,她说过,她看不见。




2028年11月23日,日本东京某处私宅发生大爆炸,一人当场死亡,一人送入医院抢救。




我经常会以为自己从不会像其他普通人一样畏惧死亡,畏惧这因为无聊所以显得尤为漫长的岁月,因为我是一个不折不扣的探索者与创造者。可在我遇到你之后,我开始畏惧死亡。而就在我失去你之后,也忘了只有少年人才会不惧时光。



上帝是假的,所以不会有神明说有光,世界就有光。



你离我而去,我再也等不到光。

评论(4)

热度(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