测量学

所有作品禁止转载,包括站内转载。一次警告,二次拉黑。谢谢合作!

一个励志成为情话博主结果却变成断气写手的boy!
热爱百合与脑洞清奇的bg,有时也站友情拜把子向bl。
MC、DC粉丝,铁人死忠粉!
二次元墙头一堆
三次元女神无数

《梦中的婚礼》(Miss Sherlock 夏橘cp)

抱歉发晚了,因为作者我沉迷吃鸡来着。

终于码了一个大刀片,但作者我的心情还是很愉悦的。这章的故事情节大概是根据原著来的。夏洛克假死去摧毁莫里亚蒂教授的犯罪网,没有告诉医生。

部分设定借鉴了《神探夏洛克》里面华生结婚的场景。比如说折纸巾那里。全文5000字。结尾的诗是拜伦的《春逝》。

友情提示,配合BGM食用更加美味。

cp配对:夏洛克(女)x橘和都

看完之后不要打我,但可以写评论寄刀片给我。

因为,哈哈哈哈,打不过我吧,就是这么强大没有办法!

人物ooc,不喜勿骂。

红心蓝手评论,小天使们走起来。


谢绝转载!谢绝转载!谢绝转载!

——正文——

BGM:《真相是真》http://music.163.com/song?id=554182439&userid=276314774

橘和都医生要结婚了,未婚夫是个大学老师,教化学的,为人温文尔雅、彬彬有礼。两人结识于地铁上,当时拿着一堆东西精疲力尽的化学老师对给他让了座位的医生小姐一见钟情,并顺利的要到了联系方式。之后两人情路一帆风顺,顺理成章的谈婚论嫁,成为了人人羡艳的一对儿。


这是所有人口中的事实,也是再正确不过的真相。


现在这黑色为底,人名烫金的精致邀请函就摆在221B的茶几上。


而房间的主人——名满东京的大侦探就那么蓬头垢面的躺在沙发上,双眼紧闭,浑然不在意半点自身的形象。看也不看一眼专程把邀请函送到自己手里的,难得跑一趟腿的,她的哥哥双叶健人。


“你不去参加你最好朋友的婚礼吗?”双叶健人看向自己那从小就聪明伶俐的妹妹,语意模糊的问道。


夏洛克对这种试探关心的方式根本不做任何理会,她小幅度的转了转头,没有回答。但她的兄长却敏锐的注意到了对方那绷得紧紧的嘴角下压抑不虞的情绪。


于是他只好接着开口道:“我一直以为你们会在一起呢。”那声音里面饱含着叹息。“要不是当年.....”


还未等她的兄长说完,夏洛克就出声打断了他的话。“我以为像你这么聪明的人,是不会说出这种含有主观感情色彩的推论的。”侦探的声音平静,逻辑清晰,听不出任何情绪上的起伏。


“我只是为你感到惋惜。”双叶健人摇头说道,他不知该如何劝说这个让他操碎了心的妹妹,只能无奈。


“不必如此,感情对我毫无用处。”夏洛克起身把茶几上的邀请函拿到了手上把玩,淡漠的推拒了兄长的关心。


“你会去参加婚礼?”双叶健人看着妹妹的举动,提高了说话的音调。


“当然,毕竟你说过,她是我最好的朋友。”夏洛克给出了一个肯定的答案,语调是不容置疑的斩钉截铁。


说完后,她伸手指向门口,示意她的兄长现在应该离开。


双叶健人侧觑了一下坐在沙发上目不转睛的看着邀请函脑子里不知道在想什么的妹妹,转身离开,注意的在关门的时候没有发出半点声音。


侦探在自己的兄长离开后没有重新躺回沙发上,而是起身坐到了医生常坐的单人椅上开始整理自己的思绪,直到天黑都没有挪动分毫。


邀请函上的时间是三天后,可第二天夏洛克就去了橘和都的新家,她现在已经和那个男人同居了。


侦探穿上了那套万年不变的风衣衬衫,轻而易举的就从自己的脑子里找到了橘和都搬走那天跟自己说的话,她告诉自己有时间可以去她的新家拜访她。那是她死而复生归来的第二天,对方就离她而去。


自己是怎么回答的来着?侦探想了一下,好像说的是:“不是每个人都像你一样很闲。”夏洛克站在台阶上,在按响门铃的时候心里祈祷到:“希望她没有因为自己这句话生气。”可转念一想,以医生那糟糕的记忆力,怕是根本记不住一年前发生的事情了,也就不再担心了。


“夏洛克!你怎么突然来了?”橘和都打开门看到夏洛克的时候有一瞬间的恍惚,不过很快她就反应了过来,惊喜的问道。


夏洛克难得没有在这超过50分贝的声音下捂住自己的耳朵,而是微笑着说道:“我当然会来,而且我还特意学了怎么叠婚宴上面摆放的纸巾,现在我已经可以成功叠成东京塔的样子了。”


橘和都愣了一下,似乎没想到夏洛克居然会特意学如何叠纸巾这种事,可她也没去询问,只是热情的把对方带进了屋子里。招呼她换鞋进去坐一坐。


夏洛克看着给自己拿拖鞋的橘和都,有那么一瞬间的感到了脊背发凉。她实在是没想到这世间竟有如此可怕的力量能让曾经再亲密不过的两人变得如此生疏与陌生。


感情的事没有谁对谁错,夏洛克在脑袋里面刚冒出这种想法的时候就皱紧了眉头,真可怕,她撇了撇嘴,就连自己居然也能产生这种想法了。看来时间确实一名可怕的魔法师,它会把你变得不再像是自己。


不过这一瞬的不满在橘和都抬头看过来的时候变成了假笑,勾起的嘴角带起了几分眼角的纹路。


侦探清晰地知道,她们谁都不再年轻了,曾经轰轰烈烈的在阳光下能折出五彩光芒的青春在一次次的分离与危险下没有被磨成更加坚硬的钻石,而是变成了分离崩析的玻璃渣子,踩上去回忆的时候能得到也只剩下鲜血淋漓罢了。


而那可能是由于吊桥效应产生的那一瞬间的动心,也就这么在另一个人的出现中回归平淡,慢慢的留在未来遗憾没有变成永恒。


夏洛克跟着橘和都走进了客厅,耳边是橘和都喊着某个人名让他快过来的声音。这回她没有用自己最为之骄傲的敏锐的洞察力去观察这个地方,只是单纯的任由眼前的人兴致勃勃给她介绍,然后点头附和。


“天啊,没想到真的能见到您。那个上了电视的皇家宝石失窃案简直是太精彩了!和都也经常跟我提起你,说你是这个世界上最聪明的人。”斯文俊秀的男人在看到夏洛克的时候激动地涨红了脸,露出了一副粉丝的表情。


夏洛克摇了摇头,对这种粉丝心态感到了几分好笑,但还是实事求是的否认道:“最聪明的不是我,我哥哥的智商还要在我之上。”


“那在我看来也是很聪明了,跟我们这种人一比简直就是天差地别了。哦对了,您要喝点什么吗?我给您倒点果汁吧?”男人爽朗的自嘲后,热情的招呼道。


“她不喝果汁的,只喝美式黑咖啡。”橘和都条件反射似的按住了起身要去厨房的男人,脱口而出的说道。


“哦哦,这样啊,那我去冲咖啡。”男人很好脾气的说道。


“算了吧,你冲不好的,还是我去吧。这家伙挑剔的很,就连对冲咖啡的水温都有要求。一定要是82°的热水冲出来的才肯喝。”橘和都摇了摇头,一边起身走向厨房一边用着调侃的语调说道。


“没想到您跟和都关系这么好啊,就连冲咖啡的水温她都记得这么清楚,我都有些要吃醋了。要知道她可是连我不吃海参都是最近才搞清楚呢。”男人眯着眼睛打趣道,完全不知道这句话能在暗中引起多大的风浪。


侦探看向有些尴尬的站在原地不知所措的医生,一秒钟后自嘲似的说道:“嘛,毕竟橘和都医生原先也基本算是我的私人保姆了。”


医生在侦探话音刚落后配合的笑了笑,然后快步离开了客厅。夏洛克看着对方离开的背影,嘲讽的想到,时间温柔真是世界上最虚伪不过的四个字了。


橘和都站在厨房,看着还未烧到温度的热水,泪水不由自主的就充盈了整个眼眶。她不知道自己在听完对方的那句话后是怎么离开的现场,但大概也能预测出肯定无可避免的带上了那么几分落荒而逃的意味。


原来在分开这么久后,你我再次相见,我还是能把你的一切回忆的如此清晰,甚至就连你的怪癖也能如数家珍。


“和都是我的私人保姆嘛。”橘和都在侦探说完这句话后不由得又想到了曾经对方在说这句话时脸上那种恶作剧得逞似得笑容。就像所有的问题都能被她迎刃而解一般。


可那又如何呢?她陪她流血破皮,失眠到黎明。飞过半个地球去追寻她的踪迹。可最终得到的结果也不过就是那人一言不发的离去而已。甚至以死亡的方式失踪三年,连一句平安都不曾托人转达。


于是橘和都硬生生的把曾经安排进了自己未来的夏洛克,从生命的轨迹里给扣了出去。痛彻心扉也不过如此。也是那之后,橘和都第一次意识到原来有时失恋竟比PTSD还要让人感到难熬。


她也有过思念成疾,不过一切情绪都在她在养了一只黑猫,结果在一次她回家却发现不知所踪后就消失殆尽了。橘和都痛哭了一场,然后彻彻底底的放弃了夏洛克。


水烧到了82°,医生擦干了自己的眼泪,开始冲咖啡。


夏洛克知道橘和都哭过了,无论是那微微泛红的眼眶,还是说话时加重了的鼻音都说明了这点。在没分开之前,她就觉得对方幼稚天真的可以。她还记得在自己做血小板实验的时候,对方躺在沙发上看《你的名字》时哭的上气不接下气的样子。


“如果有一天我消失不见,你会记得我吧?你会不顾一切的来找我吧?”侦探看着那双哭完之后更加显得澄澈的双眼,头一次没觉得这种不切实际的问题无聊,而是认认真真的做出了保证。


“我会的,我会喊着你的名字过去找你的。”夏洛克像是说出一个不容打破的誓言一般说道。


是我打破了誓言,是我先消失不见,是我打着为她好的旗号一言不发的离开了她。夏洛克看着橘和都袖子上的水痕,或者说是擦拭眼泪的痕迹,不能更清楚的意识到这一点。可任凭她如何聪明,也找不到任何一个合适的身份去对她说抱歉了。


原来在我离开后,我们再也不能在任何一个地方以不合时宜的方式诉说彼此的爱意和歉意了。


夏洛克不顾滚烫的温度,快速地喝完了那杯咖啡。她觉得可能是医生忘记了加糖的缘故,苦的她有些喉咙发紧。看着双手交握的两人,侦探用上了最为得体的,还有案件要处理做为借口,顺利成章的提出了告辞。


“真的不再多留一会儿了吗?”医生身旁的男人露出了遗憾的神情,挽留的说道。


“不了,还有事情要做。”夏洛克惊讶于自己的温和。


“那真是太遗憾了,您这次拜访跟和都她都没有怎么说上话。要知道当时电视上宣布您复活后,和都她都高兴的哭了。”男人看向站在自己身旁的医生,眼神温柔的说道。


“毕竟她是我唯一的朋友。”侦探把最后的一丝联系盖棺定论,从此只剩下黑暗无光的疯狂梦境。


两人把夏洛克送到门口的时候,男人露出一个腼腆的笑容,说道:“两天后的婚礼还请您务必到场参加。”橘和都在一旁露出了附和的幸福的神情。


“一定。”夏洛克毫不犹豫的点了点头,然后利落的转身,快步走出了大门,没再回头看上哪怕一眼。


橘和都站在门口看着对方翻飞离去的大衣衣摆,攥紧了自己未婚夫的手。真好啊,她想。这一切终于尘埃落定了,从冬到夏,从黎明到黑夜,她再也不会因为一人而感到欢喜鼓舞和郁郁寡欢了。不过与此同时,即使全世界都允许,她也不能再坦荡的喊出对方的姓名,诉说爱意了。


这个离她远去的人,曾经无数次追逐着背影的人,未来如何,无论是籍籍无名还是扬名立万都真真切切的与她无关了。


哭不出来,真的哭不出来,即使心酸的像是泡进了醋坛子里面也哭不出来了。橘和都在未婚夫的拉扯下回到了家里,把侦探的名字加到了第一排的婚礼嘉宾里面。


两天后我的铠甲和软肋将彻底消失,但我从此变得无坚不摧。


夏洛克在婚礼的那天换上了全新的衬衫和风衣,带着叠好后摞在一起的200张东京塔样式的纸巾去参加了医生的婚礼。


那是个风和日丽的好天气,婚礼举办的很是热闹。因为新郎和新娘都是好脾气好人缘的那种人,所以夏洛克从到场到坐下就不知听了多少类似“天作之合,郎才女貌”的夸奖。


婚礼的样式是西式的,橘和都穿着洁白的婚纱在她父亲的陪伴下缓缓地走向站在另一边的新郎。


他们交换戒指,互相发誓忠诚于彼此。侦探感到了有些无聊,却并不后悔来参加这场婚礼。她看着周围所有餐桌上摆放的都是自己折出的纸巾,情绪突然变得兴高采烈,恨不得马上用大提琴拉奏一首欢乐颂出来。


婚礼很快进行到了最后,夏洛克也终于把自己的思绪从欢乐颂里面给剥了出来。接着她就注意到了正式成为夫妻的两人一起开香槟时那默契十足的对视,就连医生嘴角的弧度都较平时的微笑上扬了5°,这是不作假的幸福和曾经属于自己的,独一无二的默契。


侦探注意到了对方看过来的视线。她脑子浮现的不再是五线谱和过往的回忆,而是一首诗中的一句话,这是曾经被她以无用为由删出记忆宫殿的诗句,但在假死逃亡期间又莫名其妙的找了回来。


我还真是从来不做无用的工作,她想,现在大概就可以用上了。


如果我们再相见,事隔经年,我将以何贺你,以眼泪,以沉默。


满天的花瓣落了橘和都满头满身,就像她同自己说过的梦中的婚礼一样。


在台下的侦探微笑着举起了自己的双手,掌声清脆。

评论(52)

热度(18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