测量学

与君初相识,犹如故人归



【封面和头像来源于@钱忆】

【其余简介请看置顶】

这世界上糟糕的词可真多,比如「世事无常」、比如「情深不寿」、又比如「阴阳相隔」和「痛失所爱」。

我是个矫情的人,经常讨厌很多东西——比如聒噪的人、黄昏时分嘈杂的思绪、特别长的英语单词、很苦的药丸、和注定会存在于你我生命中的别离。

不完美,不完美!别离是硬生生的从严丝合缝的拼图里面扣下了一块热腾腾的血肉。心脏是乐高积木,跃动的时候撞得人胸膛生疼。

我只经历过一次至亲离世,是在我八岁的时候。说实话他的长相如何我已经记不太清了,只是很多对我的好还能回想起来。我记得他带着我一起骑过摩托,给我买过热腾腾的包子和豆浆,也曾瞒着我的父母偷偷给我塞过零花钱,有时在我爸妈没时间的时候还会送我去上学。

他倒下的时候是没什么声音的,那天家人都在哭,但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只是晚上的时候做了一个梦,他穿着经常穿的土黄色夹克衫,笑着跟我说他走了,然后叫我好好学习,孝顺长辈。

他不是我的直系亲属,我也从来没给他去扫过墓。只是偶尔家人提起他时会跟我说,「哎!xx,你还记得吗?你小时候他对你可好了。」

我会点点头,然后认真的说记得。有时我姥姥就会红了眼睛,说他没有福气,可惜了。

确实没有福气,还没来得及享受什么就离开了。这世界上真是太多的不完美,我见众生皆苦。有寒冬数九还在乞讨的老人,有一出生就被父母抛弃的孩子,有在苦苦对抗病魔的病人,有面对至亲离世可只能泪流满面的亲人。

可怜人太多,明明都该麻木了,可我还是难受。

我是个矫情的人,心软又敏感多思,想来也不是太坏,那就不改了吧。

评论(2)

热度(105)